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農民關注

共富村的科學發展(八)韓村河興旺發達于姓社

2019-11-01 10:15:39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賀普霄
點擊:    評論: (查看)

  攻城不怕堅,

  攻書莫畏難;

  科學有險阻,

  苦戰能過關。

  ——葉劍英

  我是農民的兒子,我是共產黨員,我不做個人先發家

  致富的帶頭人……要同鄉親們一起實現共同富裕。

  ——田 雄

  京郊十佳數第一,

  村名遼宋時代起。

  雖然村史過千年,

  農民受窮仍可憐。

  大隊有幫“老三屆”,

  為民致富學魯班。

  他們都是農家子,

  建筑王國只姓“公”。

  響當當的京郊第一村韓村河,村名起于遼宋時期,已有1300多年歷史的村莊。它位于首都京郊西南,距天安門40公里的房山區。面積2.4平方公里,910戶,2 700口人,人均住房面積70平方米。村上寬闊平坦的水泥路縱橫交錯,街道整潔,綠樹成蔭,花草繽紛;從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高職到大專一條龍的教育體系;有公園、影劇院、郵政、電訊、醫院一應俱全,風格各異的農民小別墅競相比美。村民過上了連城里人都難以想象的安居樂業、幸福祥和的農村都市生活。如果事先不給你說這是什么地方,你肯定會說它是風格高檔的城市別墅區。筆者看后也得出同樣的結論。因為它比我看到的某兵種軍級離休老干部干休所的環境和樓房的檔次還要高。然而它卻是今日田園風光的韓村河村的農村都市,里邊住的是地地道道的農民,或者說是亦工亦農亦商、離土不離鄉的農民。

  只有“姓社”才能立于不敗之地

  韓村河的建筑企業,從一開始到現在,不管風吹浪打,始終保持一條主線,也就是集體性質的姓“公”而不姓“私”。2006年5月27日,田雄在與中宣部新聞局一行座談會上,回答他們提出的問題時說:我們的做法有一條主線,就是保持企業的集體性質。韓村河建筑隊一開始就是集體性質的,一直到現在還是這樣。集體性質的好處是什么呢?就是該給工人的、該給村民的、該給經理的都給,剩下的就是集體的。如果不是搞集體的而是搞私人的,交夠稅,給村里一點兒錢,剩下的都是自己的。這樣就會有另一種結果:不管你掙多少錢,一旦裝入個人腰包,再讓他拿出來為群眾辦好事,太難。有的村富主兒也不少啊,他屋里面富麗堂皇的,屋門口就是泥土。要他拿出自己的錢為公共設施無償服務,他很不情愿。所以我說新農村建設的重點應該在基礎設施和公共設施上。我們掙的錢不能吃凈分光。1984年底我們掙了11萬后,我拿出2萬元,給大伙兒分了。有分1 000多元的,有分2 000多元的,剩下的錢留作再發展。當時要是都分了,現在的韓村河就沒了,這第一桶金怎樣處理是最關鍵的一步棋。一步棋走錯了,以后就跟著全錯。一步棋走對了,以后就可以堅持下來了。一直到現在,韓建集團的各級領導干部都能統一認識。我們其實也是在算一筆賬,11萬元當時如果不好好安排,都分掉,那以后的1 100萬元,11 000萬元就掙不上,更甭說現在的30億了。如果當初的方向走錯了,哪有現在的30個億,哪有韓村河的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啊!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最關鍵的環節。在發展中堅持什么樣的路線?我們是共同走向富裕,共同實現富裕,大家一塊兒富。這就是田雄村辦企業的姓“社”不姓“資”的性質,錢應該裝在集體的“大口袋”里走共同富裕的社會主義道路;不要裝在個人的“小口袋”里走個人發家致富的另一條道路。不僅田雄是這樣,他們黨委一班人從創業開始到現在,都是給集體做貢獻。這就是他們為了黨和群眾的事業,不能做個人發家致富的帶頭人先成了資本家。要是那樣,就不會有韓建集團的今天,更不會有韓村河這樣的農村都市。這就是他經常說的“我是農民的兒子,我是共產黨員,我不做個人先發家致富的帶頭人,我只有一個心眼兒:把村民的利益放在鼻子尖兒上,讓村民富起來,讓村里好起來,要同鄉親們一起實現共同富裕。”這就是韓村河一直堅持的姓“社”不姓“資”的社會主義本質的必然結果。共產黨領導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不談性“社”姓“資”的實質就是用否定姓“社”而掩蓋姓“資”來化公為私、以權謀私“理直氣壯”地復辟資本主義,還不準爭論。這就是“三不一少”的必然結果。

  用公企賺錢來解決“三農問題”

  當全國實行包產到戶時,韓村河也沒例外地搞了。但韓村河的富裕不是靠一人幾分地的手工操作,而是靠姓公的建筑企業掙來的錢裝備農業。村上投資500多萬元購置大中型農業機械30多臺,將小塊分散承包的2 000畝土地于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又回歸集體,由二十幾個人(占全村勞動力5%)統一機械化、產業化經營,澆灌也實現了噴灌化。將大部分勞動力從個人承包的小農經濟中解放出來,到村上的集體企業、建筑隊上班。從而,起到了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的“飛躍”,從溫飽走向共同富裕,糧食一躍到畝產噸斤以上。1996年底,又投資3 000萬元,建成了占地260畝的韓村河高科技蔬菜園區。其中包括66棟日光節能型溫室,5棟美國雙層充氣塑料大棚,可常年周期性地生產各種名、特、優、新蔬菜。1997年底,園區被國家科委命名為“國家科委工廠化高效農業房山示范區”。現已發展成500畝,設施占地260畝的集示范、生產、貯藏、加工、觀光、科普教育、良性生態循環為一體的現代化農業專業示范園區。蔬菜園區積極引進新品種,發展無污染綠色蔬菜。自建園以來,已引種以色列櫻桃西紅柿、韓國黃香蕉西葫蘆、荷蘭無剌黃瓜、日本栗子曼南瓜、美國加州牛角王菜椒、無土栽培泰國生菜等50 多個品種。隨著韓建集團企業的快速發展,還必須從根本上解決村民的居住條件和居住環境。因而,從1992年至1998年,利用6年時間、投資5.3億元建起了11個高標準住宅小區、581棟小別墅、8種建筑風格、多層公寓式住宅樓,建筑面積20多萬平方米,人均住房70平方米。為提高農民的自身素質,韓村河多年來把堅持培養人才作為精神文明建設的一項重要內容來抓。這就必須狠抓教育。因而,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前半期,投資3 000萬元,建成從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大專為一體的教育中心。多年來通過崗位技術培訓、業余進修、正規專業培訓等多種形式,培訓各種人才1 800多名。昔日貧困落后的韓村河現已建設成為一個各項產業蓬勃發展、公共設施齊備、人人安居樂業的社會主義新農村都市。這就是真正的農村共同富裕的必由之路。因為我國人多土地少,農村人口比例大,人均一畝多地,城郊只有幾分地,單靠土地生產糧食只能解決溫飽,不能走上共同富裕之路。因此,必須從各地的實際出發,發展集體經濟,走亦工亦農多種經營全面發展的道路。因為一斤糧食只能賣幾角錢。2007年食品等全面漲價,但陜西關中一斤小麥和往年差不多仍賣7~8角錢,加工成面粉賣一元五角甚至更多(一斤壓好的濕面條都賣到一元五角錢),再加工成糕點之類賣5元以上;用糧食加工的副產品做飼料發展養殖業,將其就地轉化成肉、蛋、奶、魚,這樣就可使糧食多次增值。正如十大女杰、公有共富帶頭人劉志華說的和做的那樣。只有這樣農民才不吃虧,這既解決了農村多余勞動力就地就業的致富門路,也不受背井離鄉、妻離子散外出打工之苦,還能促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和和諧社會建設。農村也就逐步城市化了。然而,農業要機械化、現代化、產業化、高效農業和農村城市化,也必須有工業積累資金。一家種那幾畝地是沒辦法積累,也不可能搞農業機械化和現代化的。這已為李昌平給朱總理信上寫的:農民真苦,農村真窮,農業真危險的“三農問題”所證實,也被劉莊、南街村、小冀鎮東街五隊、韓村河等等這些共富村所走的道路給中國農村指明了方向。

  永遠不忘艱苦創業

  毛主席在建國前的七屆二中全會上就告誡全黨和全國人民,奪取全國的勝利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中國革命是偉大的,但革命后的路程更長,工作更偉大。務必使同志們繼續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使同志們繼續保持艱苦奮斗的作風。這就是我們常說的要牢記的“兩個務必”。我們經常也說:看過去想將來,幸福的生活苦中來,學習革命老前輩,艱苦奮斗(樸素)為將來。艱苦樸素和艱苦創業是緊密相連的。艱苦樸素和貪污浪費是對立的,是格格不入的。特別是當今貪污、浪費等腐敗犯罪令人觸目驚心的情況下,如果忘記了艱苦創業和勤儉節約,家底再厚也會被毀滅一空,脫貧后又返貧。一些原來很好的國企的破產、被私人兼并都是由于敗家子的守業者不知創業者難而忘記了艱苦創業,才走向反面。正如田雄講的,韓村河能有今天的成績,光有黨的好政策也是不夠的,更重要是我們還有不怕苦不怕累的艱苦奮斗精神,這一點是每一個韓村河人都應該牢記的,尤其是那些沒有經歷艱苦年代的孩子們,更要讓他們去了解創業時代的艱辛,讓他們明白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韓建集團從當年30多人的村級小建筑隊,一把泥、一塊磚,一點一滴的積累,白天架上練工,夜間燈下攻書,經過幾十個春秋摸爬滾打和滾雪球式的逐年滾動,由小到大,由弱到強的創業和市場競爭中不斷發展,終于逐步發展成為集建筑、房地產、水利、市政等多元化經營為一體、職工5萬名、擁有總資產36億、流動資金12億、年開復工面積200萬平方米、產值20多億的國家特級質資大型企業——北京韓建集團。這的確稱得上建筑王國了!發展到現在擁有23個分公司,25個直屬分公司的集建筑、建材、設計、開發為一體的大型特級建筑集團。有一個設計院,管理層有6 000名技術人員和管理干部,職工隊伍總共5萬,年開復工面積200萬平方米。擁有總資產36億,可支配流動資金10億元。2005年實現工農業總產值21億元,上繳國家稅金6 300萬元,村民人均收入18 000元,在全國鄉鎮集體建筑企業中排列第一名,榮獲“京郊經濟發展十佳單位”第一名。田雄先后被評為“全國勞動模范”、“全國優秀建筑企業家”、“全國優秀共產黨員”、“全國優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等榮譽稱號。然而,他們的發展所遇到的艱難困苦、風雨磨難沒有真正經歷的人是很難體會來的。建筑隊剛成立的時候,干不了大工程,只能到處干散活。設備也只是幾個推車、幾把泥瓦刀之類,全靠體力、騎自行車跑,小則幾公里,多則幾十公里往返跑個不停。中午吃窩頭,就咸菜,喝涼水。建紫玉飯店時,連吃飯、上廁所的時間都恨不得節省下來,一連幾天不睡覺也是常見的事,就以這種頑強的意志和拼命精神終于提前高質量的在首都完成這項工程。從此,打響了韓建在北京的名氣。現在像田雄、田興這些韓建當年的元老們,想起鏖戰紫玉飯店的情景,也都還是心有余悸啊!縱觀歷史,無論是大到一個國家、一個民族,還是小到一個集體、一個家庭,如果沒有艱苦奮斗和勤儉節約的精神來支撐,即使再富有,也是暫短的。因而,田雄的擔心也是我們黨和國家前途命運的大事。這就要求老干部要保持晚節,永葆革命青春;年青人要接過老一代的班,將它繼承下來、發揚光大,永遠不要忘記過去,才能永遠不會背叛。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菜场卖水果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