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農民關注

對“包產到戶”已在畫句號了

2019-11-02 14:23:23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遐想隨筆
點擊:    評論: (查看)

  前頭有報道說,小崗村的集體企業有了盈利,村民們分了紅。這是大好事!

  誰都知道,小崗村的“紅手印”開了改革的頭,40年后,他們又要開一個頭:給“包產到戶”開始畫句號。

  約50年前,筆者也曾到農村干過,我們生產隊在長江以南,平均畝產800斤。離開農村后的1973年回憶,1971年筆者在農村完整地干了一年,從生產隊分的原糧和自留地收獲的原糧全折算為大米,要超過450斤,吃飯沒問題。

  筆者從1967年起可看到國內主要報刊和《參考消息》,對國內的農村有一點點印象,因此注意到,全國許多農民的吃糧數量達不到我們那水平。所以,在離開農村前和離開農村后,筆者花了一定時間在思考:怎樣才能讓種田人都吃飽飯。

  改良土壤可以增產,方法可靠但見效慢,要把一塊下等土地盤成上等土,需好幾年持續增施農家肥,肥從哪里來?

  改良糧種,見效更慢。筆者在1972年進行過稻秧苗單株插秧試驗,取得了成功,每一株秧苗都分蘗成一兜,株數在14---29株之間。準備第二年做水稻雜交試驗,然而年底離開農村了。

  改變作業組織形式,雖說效果要小些,但或許快一點。筆者對國內外的農業生產多少有一點點印象,對大名鼎鼎的“包產到戶”也有一點點印象。

  筆者感覺,中式的農業生產方式(大集體)要改一下,比如需要分工,部分人種地,部分人種經濟作物,部分人從事養殖等,但是大多數地方沒人去組織實施或只有簡單實施。比如我們生產隊有養豬場(大小豬約30頭)、養牛場(有7頭牛,其中6頭耕牛,一頭幼牛)。我們大隊有些生產隊連這個都沒搞。國內有極少數搞得好的如華西大隊。

  美式的家庭農場方式,不適合中國(中西部)國情,丘陵多,土地分散。即使可以大機器耕種,少數幾個人干了,多數農民又怎樣安排?在當時是沒有可靠途徑來安排被擠出來的數以億計的農民的。

  然后筆者就考慮到了“包產到戶”,既能最大限度地調動農民的生產積極性,又能將全部農民留在土地上,充分就業了。但是,“包產到戶”是被叫停了的,為何叫停?

  1974年上半年,筆者用了約半年的業余時間來單獨考慮“包產到戶”為什么被叫停。

  首先考慮“包產到戶”有什么好處、有什么不好處。考慮的結果:

  好處是可以最大限度地調動農民的生產積極性;

  不好處是如果長期實施,農民將成為一盤散沙,基層政權在農村的號召力(現在叫“執政力”)將下降。簡言之,共產黨將把農村的地盤丟掉(指在特殊或極端情況下,無法依靠農村了)。

  1972年春夏之交,公社武裝部長派人通知我們兩個大隊相鄰3個生產隊的民兵,還有城鎮街道的民兵,晚飯后到某山頭集合,演練消滅“空降特務”。我們帶上火把材料就去了,部長先安排“戰斗部署”,就是幫我們生產隊的一小片稻田薅秧,結束后再次講評,然后散了。沒任何報酬(工分都沒記)。

  據媒體報道,幾年前長江防汛期間,體制內的在大堤上忙活,村民們在附近打牌。有人去動員村民們參加抗洪,有村民問多少錢一天。

  然后筆者對“包產到戶”進行了5個方面的思考。首先問“是不是毛主席‘嫉賢妒能’把它否了?”思考結果是,主席熟讀中國歷史,他知道,史書上一般把一段歷史時期內的歷史功績和歷史錯誤,都記在當時的執政者頭上,所以,主席不但不會“嫉賢妒能”,還會鼓勵大家做出更大的成績。

  筆者再把“包產到戶”放到古今中外4個因素中思考,結果是,如果中國還處在歷史上曾長期的世界第一的位置上,那必須實行“包產到戶”,讓農民成為一盤散沙,不易造反吶。

  但是,現代中國已經處于強敵環繞的狀態,就連日本這樣的彈丸小國,都曾在中國撒野10多年。因此,現代中國必須強調人民的團結。

  “包產到戶”確實不能實施。

  只是“包產到戶”的好處實在誘人,如何才能獲得它的好處,又能避免它的不好處呢?

  筆者考慮的最終結果是:包產到組。比如我們生產隊老老少少70多個勞動力,可以分為6個組(每組一頭耕牛)。每組10多個勞動力,17畝多耕地,干完后自行安排時間。生產隊和大隊就可以發揮組織的優勢,組織大家在農閑時間多種經營、養殖等,既能滿足自家需要,又可以大隊甚至公社的名義向城鎮供給。

  如果全國的農村都能這樣實施,農民吃飽飯問題即可解決,城鎮副食品供應也將豐富起來。

  1976年10月10日,筆者判斷:社會的風向將變,我即使回農村都已不能實施“包產到組”了。

  2010年以后,筆者才從網上知道,毛主席在1965年曾針對“包產到戶”有過談話,主席談話的大意是,“包產到戶”將會導致中國走向資本主義社會。

  主席對“包產到戶”的看法可謂一針見血、入木三分。

  筆者對“包產到戶”的看法只能算是就事論事(筆者自嘆與主席的思維深度有天壤之差)。

  筆者也有一點自慰:比起那只見表面現象、“一包就靈”的思維深度來,要略好一點。

  這樣想是不是有點不好?按馮鞏的臺詞說,一看見別人不如自己就高興,這都什么人吶!

  改革已經過了“摸”的階段,不該改的堅決不改。

  就是現在農村實施的“確權”,宅基地權、土地承包權等,筆者認為也就是新時期的“土改”,和上次土改沒有質的區別。區別主要是那土改后的操作與新“土改”后的操作。

  新“土改”后農村的趨勢將是,內部集體化,外部市場化。

  “包產到戶”40年,把個團結一致的農村變成了一盤散沙。

  守成都做不好,奢談開天辟地,您信嗎?

  我記住了劉少奇的一句話: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

  如果放手,農民們會找到適合自己的路,就像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時期他們選擇跟著共產黨走一樣。

  (無獨有偶,1978年,貴州畢節地區某公社,還真實行過包產到組,效果待考。)

  【有人喜歡拿中美農民的產出差距來說事。農村有句老話:泥鰍不能扯得與黃鱔一般長。美國的農民,都是多少年競爭后勝出的精英,中國的農民,多是6070“部隊”的。美國一個農民后面,有一長串產業鏈支持,中國農民后面的,有沒有不咬他的?我出個“餿……搜腸刮肚的主意”(某小品臺詞),待我們這些老農民離去后,再重新安排全能的新農民,建設新產業鏈,30年后,我們農民個個都是一條好漢!如果還不行,那也是農民的責任,與我無干啊。】

  2019.11.1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菜场卖水果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