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資訊中心 > 社會

賣保險返貧的年輕人

2019-11-02 12:17:13  來源:激流網  作者:佚名
點擊:    評論: (查看)

賣保險返貧的年輕人-激流網

  凌晨5點45分,杜海濤緊盯著手機屏幕,右手不自覺地快速點擊手機屏幕,花了10分鐘編輯好一條雞湯發送朋友圈后立馬群發給那些習慣早起的客戶們。

  自從成為一名保險代理人后,杜海濤每天都醒得很早,每天都有大量消息擠的腦袋嗡嗡響,只要醒著就很焦慮。

  一場比賽覺醒速度的游戲

  杜海濤可能做夢都沒想到,自己的職業生涯會從推銷保險產品開始。

  時間拉回2015年9月11日,畢業賦閑在家的杜海濤在X聯招聘投簡歷,不管下拉還是翻頁,總是時不時跳出一則招聘信息。

  杜海濤好奇的點開一看:這家世界五百強不管薪資待遇還是企業文化,都讓人看了血脈僨張。

賣保險返貧的年輕人-激流網

圖片來源:險生說法

  簡歷剛投過去十分鐘,杜海濤就接到了邀約面試的電話。

  “你好,杜先生。我是北京xx人壽經理張強,你的簡歷符合公司招聘要求,時間方便可以過來面試,所需材料和注意事項發您簡歷郵箱了,有疑問可以搜這個電話加我微信。”

  三天后,杜海濤坐火車到北京已經是傍晚,他拖著行李找到xx人壽附近一家小旅館時背上泅出一層冷汗。樓下小店的炒面又油又咸,吃完沒忍住頂出來的難捱,杜海濤在陌生的店鋪門口嘔出膽汁一般的食物碎渣,還忙對趕來的店主說對不起。

  可能是20個小時的火車太累了,杜海濤回到酒店剛躺下不久就打起了呼嚕。

  第二天準備好材料,按照導航找到了西直門xx大廈,從門外看大廳和銀行沒什么區別,外面站著幾個西裝筆挺的年輕人在聊天。

  杜海濤撥通電話,腦中還在回想對方姓名時,那邊先說話了:“您好,我是xx人壽理財規劃師張強,我們公司現在有一份新產品簽單送iPad,您有時間了解一下嗎?”

  杜海濤頓了頓說:“我是xx大學的杜海濤,今天準備來面試的。”那邊沉默了兩秒馬上嚴肅起來說:“到了是吧,你等著我下去。”

  杜海濤等了足足13分鐘才看到一個個頭不高的男生笑臉迎過來,“你是杜海濤嗎?我是張強。”

  兩人在附近一家咖啡廳開始聊,杜海濤對張強講述著學校那些半真半假的事跡,張強則時不時回應兩句。大約20分鐘后,張強遞過來一張名片說:“感覺你很優秀,兩天后來公司二面吧。”

  從xx大廈出來后,杜海濤回到酒店開始找房子,一個一個電話打過去,網頁上1000月付的單間再問都變成了1500,而且口徑一致:押一付三。杜海濤惦記著大學兼職存下的四千五,咬了好幾次牙也租不起。

  “來北京找到房子了嗎?”手機上彈出一條張強的微信消息。杜海濤還未來得及回復,緊接著又彈出一條:“如果沒有可以先去我那兒,明天介紹個靠譜中介帶你去找房子。”

  退房之前,杜海濤已經看了兩個小時房子,一無所獲。于是,他拖著行李來到西直門地鐵站附近一家網吧等張強下班。

  晚上10點,杜海濤跟著張強來到盤踞五環外的xx小區,城郊的單間大門像個棺材蓋,進門還沒坐下,張強就抱出來一床顏色不明的被子鋪在地上對杜海濤說:“你睡床上,我打地鋪。明天我給你安排人找房子。”

  褐色的木床上只有一層薄薄的褥子,一晚硌的杜海濤骨節生疼,但他已經十分感激張強的照顧了。后來才知道,新人通過考核,大區會獎勵組長2500。

  第二天,確實有人按照杜海濤預算帶著去看了好幾處二三環600塊的床位,他最后選了上地附近一個700塊的半地下室單間。

  從此以后每當夜色襲人時,杜海濤就跟隨著下班人流的掩護消失在地表,在錯落堅實的半地下室里汲取著生活必須的濕氣和涼意。

  國家就業統計之外的“創業者”

  二面很順利,但進公司前必須拿到「展業資格證」和「從業資格證」。

  張強一番苦口婆心后,杜海濤認識到考證不僅是一次自我提升,更是能在這家企業有所作為的敲門磚。

  至于公司對于職業裝的要求,淘寶毫無疑問是首選。49.9塊的襯衫,299塊的西服,衣料上錯亂的針腳不會馬上揭穿杜海濤貧瘠的物質真相。

  公司先對杜海濤進行了半封閉式七天培訓,然后被安排在xx大廈7層學習《從業資格證考試綱要》,為一個月后的考試做準備。

  杜海濤每天6:40起床洗漱完畢,7點在公交站通過走位擠上剛來的公交,在司機狂野的提速手法中逐漸清醒,常常被車廂大媽敦實而又靈動的身姿擠成S形。

  兩個星期很快過去,張強提前帶著杜海濤去五樓熟悉環境,“我們大區1500多人,這207人的C區都是一家人。”走到一個柱子拐角,張強停下對杜海濤說:“你工位在這兒。”

  杜海濤環視四周,這二百多人就像盯著筆記本爭分奪秒打電話的機器人,聲音此起彼伏,各色口音嘈雜。仔細一聽,每個人好像都有三四套話術在變換推銷產品,張口就來讓杜海濤覺得很了不起。

  此后的兩周,杜海濤上午去7樓學習,下午到5樓找張經理培訓保險知識。

  從學習到《從業資格證》考完,這個區121個新人只剩下33個,即便如此低的留存率,公司每個月大小不等五六場招聘會從來沒讓工位大面積空過。

  一個簡單的歡迎儀式后杜海濤戴上了司徽,主持人說只有“希望之星”才是這批新人中最值得尊敬的人——開單兩件,傭金3000元,這樣的業績才能第一批轉正。

  杜海濤學了一星期產品條款終于忍不住想要打電話,中午一起和同事吃完炒餅絲,下午張經理嫻熟的和一個40來歲賣黑卡的阿姨砍價,350拿下一張不記名卡(通話6000分鐘,含400條短信500M流量)和一部超長續航的老年按鍵機。

  張強遞過來手機說道:“一天500個有效通話(接通)、20有效客戶(問出住址,電話,郵箱)打不完話單錢自己掏,打夠我掏。”

  杜海濤打開電話單,按照每個電話后面隨機標注的個人信息開始打電話:

  “喂,王哥,我是XX保險理財規劃師xxx,請問您....”,

  "趙女士您好,我這里是xx保險貴賓體驗中心,邀請您周末參加……"

  "李哥,還記得我嗎,我們公司出了新產品,特別適合給您孩子買一份,您看時間什么……"

  "孫師傅,下班了嗎?您看您跑出租,上次問我那個產品,我給您做了一份計劃書,我下午……"

  37個名單號碼撥出去,只有9個接通,2個超過一分鐘,1個罵臭傻X。杜海濤準備了一肚子的話術總是還沒說完就被掛了電話。

  一天的挫敗感總被第二天早上公司雷打不動半個小時分享會一掃而光,先是小組會議,緊接著大區分享,再然后部門會議,最后小組二次總結。

  不得不說,大區分享會上“希望之星”跌宕的開單故事常把杜海濤感動的熱淚盈眶,他們都勸勉新人堅持住,“不要倒在黎明到來前的夜晚。”

  開會,培訓,找客戶,工作內容日復一日。

  慢慢地,杜海濤的朋友圈早中晚隔兩小時就是一條產品加雞湯動態,還常常曬出自己購買的那份保單。

  聽說朋友爸媽生病就勸人買個重疾險;有親戚孩子剛出生就勸人買個教育險;人民幣貶值就勸微信好友買香港保險。沒屏蔽杜海濤朋友圈的都是真愛,他甚至有一次直接在公交車過道開始介紹產品,挨個發完了17張名片。

  外面為客戶跑斷腿,回到群租房還要和合租的人爭資源,要比別人早起晚睡才能有充足洗漱時間,6個人共用一個洗手間,蹲廁所常常要跑到附近的大超市或者公廁。

  朝7晚11的日子看似充實,然而一個月下來房租、買衣服、考試、吃飯、交通,生活花銷早就超過4000。杜海濤厚著臉皮問爸媽借錢,言語間他好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但一個月沒掙到一分錢,爸媽以為杜海濤被騙進了傳銷組織,乖乖打了六千委婉表示盡快回家。

  11月13日的生日,杜海濤跑完客戶,一個人在通州萬達廣場一家小門店點了兩菜一湯,一瓶燕京悶頭吃完,結賬107,心疼覺得浪費。起身結賬,又晃晃悠悠笑著走向人潮。

  事實上,這個區33個新人中月收入3000的人只有7個,大多數前兩個月都是負債或者借信用卡在堅持。

  我國《保險法》規定,保險代理人是根據保險人的委托,向保險人收取代理手續費,并在保險人授權的范圍內代為辦理保險業務的單位或者個人。

  保險代理人非公司員工,無獨立法律地位,不享受職工福利待遇,游離于國家就業統計之外,并且需要征收營業稅+個人所得稅。

  但張強經理反復教育杜海濤:

  “沒有勞務合同對于年輕人來說是個好事,犧牲底薪那些小利益,換來高度的時間自由,試想,給你3000塊底薪,要求你每天在辦公室待8個小時,每個月嚴格KPI績效考核,達不到就開除,這樣真的比現在更好嗎?”

  司齡超過一年的保險代理人都不會把正在做的事情叫“工作”,他們經常說這是“事業”或者“創業”。

  表面上這群年輕人在賣保險,實際上早已成為一場智力、耐力、財力的持久廝殺。一旦停下,等待杜海濤的除了親朋好友的嘲笑,還有信用卡賬單。

  陷入斯德哥爾摩癥候的代理人

  三個月轉瞬即逝,當卡里的資金再次銳減成個位數,他開始厚著臉皮和同學、朋友打電話,雖然打雞血的狀態比掛科補考前還興奮,掛電話前三秒不忘挨個求援。發小和表哥湊出來的四千三成為杜海濤下個月的啟動資金。

  12月13日,杜海濤終于開了一單車險和一單重疾險,本來到手的3547元提成剛剛勉強能夠低空懸浮在溫飽的標準之上,然而杜海濤已經打完了張強提供的3萬個免費客戶名單,接下來要花500買名單了。

  杜海濤咬咬后槽牙心想還能從吃飯里擠出點油水,并安慰自己走一站路就有沙縣,路邊還常有流動的炒河粉攤。它們悄聲隱居在寫字樓外圈的飲食帶里,是杜海濤選擇繼續駐守北京打拼的心理防御底線。

  錯峰公交對杜海濤而言是城市歸屬感最強烈的時刻,此刻他可以肆意加入車上大媽的討論,對城市公共設施的缺漏表達不滿,對車內發生的任何不道德行為進行斥責,售票大媽地道的北京口音是能享受到最實在的本地服務。

  12月20日,父親專程跑到北京來看杜海濤,兩人晚飯在公司附近一家小餐館吃。飯店的燈光打在杜父側面柔和而又粗糙,不遠處,煤氣的爐火在一旁靜靜的燃燒,砂鍋呲呲作響。左側有個取暖的小電器吐著灼人的熱浪,一側頭就能透過窗戶的縫隙看到掛在天上的殘月,屋外還此起彼伏響起過往車輛滴滴的嘶鳴。

  兩人默默吃完,杜海濤給父親定了酒店,他不敢讓父親看見自己逼仄的合租屋。送父親去酒店的路上,兩個男人在冬天夜晚冷清的街道默默趕著路。

  父親臨走一再叮囑杜海濤:“沒錢了,一定要對家里說。”

  不知不覺扛到了平安夜,這個節日對杜海濤的意義就是可以對客戶加大轟炸騷擾密度,更頻繁的刷存在感。

  有個幾次沒約成的客戶不堪騷擾含糊答應晚上9:30在望京soho見面。當杜海濤公交倒地鐵過去時客戶短信告知那邊有點急事,于是他就在樓下一直等,期間怕錯過客戶又不敢去吃飯。

  客戶的事情一直忙到晚上11點,杜海濤餓著肚子23:07打過去,客戶在電話里略顯詫異。樓下碰面只有5分鐘,客戶搖下車窗只淡淡說了句“你把資料給我吧。”

  杜海濤猶豫了兩秒把一沓復印費13.5的理財資料遞給了客戶,目送車子逐漸消失在視野。

  他腳步舔著地面,身心俱疲。暗暗在心里發誓:讓不值得的人消耗自己生命的傻事不會有第二次,低頭又在心里說:為了不再過這樣的生活再難也要熬下去。

  盯著手機時,杜海濤才發現淚水滴到了屏幕上。偌大的北京,一個人親挨著需要一肩擔起的事情。他來北京第一次在外面嚎啕大哭,忽然對生命產生無力,失落與挫敗感。

  在一家手機店外的臺階牙子上,他看著一側玻璃門上反襯出自己蹲著的樣子,想起周星馳的一句臺詞:那個人好像一條狗。

  為了完成當天的小組有效拜訪指標,微微發黃的路燈下,杜海濤帶著一身疲憊給過往的人發名片要信息,時間已近凌晨。

  看這萬家燈火,卻沒有一盞是為我。杜海濤走著走著已經到了一個自動取款機亭旁,他為了省下打車錢,手機定了早上6:00的鬧鈴,盤腿坐著書包就睡著了。

  1月初,為了完成小組考核指標,杜海濤悄悄借錢為父親購買了一份重疾險。

  正好趕上年底清退群租房,杜海濤所在的小區物業已經兩次上門催著搬,他抱著僥幸心理一直沒有找房。

  等他1月9號晚上回到住處才發現大門已經換了鎖,房間里所有的物品都被扔了出來,像垃圾一樣堆在過道。杜海濤一句話也不說埋頭找自己的行李,趴在地上在如同廢墟的行李堆里翻找屬于自己的東西。

  杜海濤記得那天外面全是透涼的風,眼眸深處路燈的微光逐漸被夜幕吞噬,一轉身,心惶惶然沉下去。

  結語

  轉眼一年過去了,各種奇葩客戶也算讓杜海濤漲了見識。

  他記得第二個月有個北京本地客戶,開車出門每次都要計算好里程數、油費、用油量,以求每次加油都是剛好用完。

  他記得工作第62天有一個創業公司部門經理,自稱北京三環邊上有套房,但晚上回家從來不開燈,上班包里天天扛著五個超大容量充電寶,每天在公司充滿電然后回家用USB接口臺燈度日。

  他甚至記得工作整三個月時遇見一個女客戶在帶孩子,總是把老公四角內褲塞在孩子褲襠,等到孩子尿了再去洗;在家洗碗水從來都不放掉而留著洗下一餐的,就為省下洗潔精。

  這一年,杜海濤跑了幾百個客戶,看了幾十萬字的資料,依舊處在一個間接性躊躇滿志,持續性混吃等死的狀態。

賣保險返貧的年輕人-激流網

拜訪話單

  他已經習慣了北京的霧霾和擁擠,適應了快節奏和逼仄的住房。只是偶爾站在公司高樓的窗前,俯瞰這車流不息的巨大都市,這城市愈大,便愈覺得自己微不足道。

  據Wind資訊“2019年一季度各行業盈利增長率”統計圖數據顯示,保險以68.6%的盈利增長率位列24個行業第二名。隨著中高端保險市場需求打開,一大批職場新人以及各行業渴望轉型的職場人正在進入到保險業。

  而大部分投身保險行業掘金的年輕人,都在被榨干全家及親朋好友的價值后離去,成為公司沖季度業績的犧牲品,還有一部分人為了留在公司,借錢、貸款為自己刷業績,欠債度日。

  李宗盛在歌中唱:人再有本事,也難抵抗命運的不仁慈。我們都在海里,像沙子。

  北京最溫柔的地方就是無聲擁抱每一個拉著行李箱的年輕面孔,最殘忍的地方亦是年輕面孔的吶喊聲都淹沒在狂歡和嘈雜的鳴笛中。

  這就是新陳代謝異常旺盛的北京吧。

  注:本文杜海濤、張強皆為化名。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菜场卖水果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