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資訊中心 > 社會

【獨家】舉報豫章書院志愿者稱遭到死亡威脅,原書院山長回應:與我無關

2019-11-03 09:14:44  來源:界面新聞  作者:梁宙
點擊:    評論: (查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梁宙

  在“豫章書院事件”發生兩年后,因近期有舉報豫章書院的志愿者稱遭到了死亡威脅,并收到一些恐怖圖片,使已關閉近2年的豫章書院再次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2019年11月1日,原豫章書院山長吳軍豹對界面新聞回應稱,其從來沒有授意誰去威脅過志愿者,并稱其已心力憔悴,后面的事與其無關。

  這所涉事的豫章書院全稱為“豫章書院修身教育專修學校”,位于南昌市青山湖區,是2013年5月16日成立的一所民辦非學歷教育機構。兩年前,豫章書院以戒網癮之名,對學生存在嚴重體罰、囚禁、暴力訓練等諸多問題,事件經曝光后引起廣泛關注。

  2017年10月30日,南昌市青山湖區多部門聯合調查后回應,網帖反映的問題部分存在,書院確實有罰站、打戒尺、打竹戒鞭等行為和相關制度。對此,已責成區教科體局對該校教育機構進行處罰,對相關責任人進行追責。其后,豫章書院被當地主管部門注銷辦學資格。

  時隔兩年,2019年10月5日,知乎大[email protected]溫柔發表了一篇名為《因為曝光豫章書院,我朋友被報復到自殺》的文章,使豫章書院再次進入公眾視野。10月24日,@溫柔再次發文稱,“就在剛剛,我收到了死亡威脅”、“他是這樣寫的:“XX已經自殺下一個。就到你。”

  據@溫柔在微博上公開其收到的死亡威脅信息顯示,一個名為@人間大炮的人發來了一些恐怖圖片,其中一張照片內容為雙手被剁下裝進托盤,@人間大炮還對@溫柔稱,“吳軍豹說這就是你的下場”。@溫柔稱,關于死亡威脅的事情,其已經報警,錄了筆錄,拿到了報案回執。

  圖片來源:微博@溫柔JUNZ

  據津云新聞報道,在2017年豫章書院剛關門不久后,@人間大炮也曾發私信威脅過@溫柔,根據溫柔提供的截圖,2017年,@人家大炮知道其所在的城市,找其要過照片和具體地址,并提到在一個封閉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的地方,立案調查也查不出什么,而他有十分專業的綁架經驗。

  該事件中,@溫柔并不是唯一接到威脅的志愿者,另一位志愿者@wee43也發博文稱自己接到了威脅電話。@溫柔和@wee43都是目前仍在積極幫助前豫章書院學生搜集證據的志愿者。

  @wee43對界面新聞表示,自己連續三天上午10點接到威脅電話,在第一次威脅電話中,對方是真人說話,后面兩次都是播放錄音。

  “對方的意思是我有這么多閑工夫,還不如去辦好自己新開的公司。對方說,已經兩年了,我們想讓學校關門,學校也關門了,已經斷了人家的財路,就不要再說把人家送進監獄這樣的話,而且也送不進去。”@wee43說,對方帶著南昌口音,語氣像委婉的勸誡,又像是警告。

  @wee43接到三個威脅電話的號碼都不一樣,回撥過去全部是空號。他說,從豫章書院事發到現在,去年接到的騷擾電話最多,甚至已經騷擾到自己當時所在的公司運作,公司業務無法開展,后來自己選擇退股離職。

  “敢這么明目張膽給我打電話的只有豫章書院,而且他們帶著南昌口音,”@wee43認為,原豫章書院山長吳軍豹是他懷疑的人之一。

  舉報豫章書院志愿者遭死亡威脅一事在網上傳播開后,10月24日,吳軍豹通過其個人微博@儒水奚 對該事件發文稱:“網絡黑社會嫁禍”。11月1日,界面新聞記者通過微博檢索@儒水奚的用戶名,已無法查找到該用戶。

  11月1日下午,界面新聞通過電話聯系上吳軍豹,他否認自己與志愿者遭到死亡威脅一事有關。他回應稱,“這事很詭異,因為我確實從來沒有也沒有授意誰去威脅過志愿者。”

  “看網上嫁禍威脅內容很恐怖,容易使人恐慌,被死亡威脅的志愿者已報警,一切以警方信息為準。”吳軍豹表示,自己已決意辭去一切,隱姓埋名,遠離是非紛爭。

  10月30日,天眼查通過官方微博發文質疑稱,“這家17年11月聲稱申請關停的豫章書院 ,時至今日依然沒被吊銷,2019年4月其中一公司名由‘豫章書院’變更為‘堂淵文’,2019年3月,該公司依舊在申請‘豫章書院’的商標”。

  @wee43也表示,他們在去年就關注到了“堂淵文”,“他們去年打算重新開辦一家類似于教女德的培訓機構,因為是非法運營,后來被我們舉報掉了。”他說。

圖片來源:天眼查截圖

  數據來源:天眼查

  記者通過天眼查看到,這家“江西堂淵文文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原名為“江西豫章書院文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15日完成更名。10月12日,該公司發生投資人(股權)變更,變更前吳軍豹持有該公司91.14%的股權,變更后不再持有該公司股權。

  吳軍豹對界面新聞表示,事件的主體是原豫章書院修身專修學校,這個學校在2017年已注銷,并沒有再開,從文化保護角度,他希望豫章書院商標今后通過各種形式保護,給其他有智慧、有能力并能愛護好它的機構,永遠不要再涉及危機教育,寄希望其他機構能重新把豫章書院歷史文化存其精華,去其糟粕予以創新。

  “我已心力憔悴,后面的事與我無關。”他說。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菜场卖水果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