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站務公告

紅歌會網與廣州澤利糾紛案開庭審理,我方拒絕調解

2019-10-24 14:26:04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石觀
點擊:    評論: (查看)

  10月13日上午十點,澤利(廣州)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訴紅歌會網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一案在廣州互聯網法院開庭,我方代理律師馬志遠參與庭審并作了很好的答辯。

  原告認為,2018年4月7日,紅歌會網發布的《清明祭:中國式共享經濟,消耗超1000億,幾乎全軍覆沒》“全文抄襲”了他們的文章,遂將紅歌會網告上法庭,索賠1萬元。

  而我方認為,紅歌會網上這篇文章只是轉載文章,并未注明屬于紅歌會網原創,而且明確注明了文章的原作者和原來源,跟“抄襲”毫無關系。
 

  紅歌會網轉載時,明確注明了注明了作者和原來源(原網頁截圖)

  我方律師馬志遠答辯如下:

  一、原告不是本案《清明祭·中國式共享經濟,消耗超1000億,幾乎全軍覆沒》(下稱“《清明祭》”)一文的著作權利人,不享有此文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根據《著作權法》第九條之規定,信息網絡傳播權作為著作權的一項內容,它屬于作者,而不屬于傳播此文的信息網絡,即不屬于公眾號“海哥商業觀察”。既然公眾號“海哥商業觀察”沒有這項權利,也就不存在它將這項權利獨家授予他人的情形。

  二、在本案中,答辯人沒有抄襲他人作品的行為。

  抄襲,是照抄他人的作品,當做自己的作品發表的行為。答辯人只是在紅歌會網轉載了《清明祭》一文,且注明了出處,此行為不是抄襲。

  三、答辯人轉載《清明祭》一文,屬于《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六條第(七)項規定的可以不經著作權人同意,且可以不支付報酬的情形。

  《條例》第六條規定:“通過信息網絡提供他人作品,屬于下列情形的,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不向其支付報酬:……(七)向公眾提供在信息網絡上已經發表的關于政治、經濟問題的時事性文章;……”《清明祭》一文正是一篇關于經濟問題的時事性文章,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不向其支付報酬。

  四、答辯人在轉載《清明祭》一文時,原告尚未獲得其自稱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在原告的起訴狀上,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原告是在2019年4月19日從北京陽光每時科技有限公司獲得公眾號“海哥商業觀察”所發表文章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而答辯人在紅歌會轉載此文是在2018年4月7日,此時,原告尚未獲得授權。既然如此,也就談不上答辯人侵害它此種權利的問題。

  綜上,在本案中,我方不構成原告所稱的侵權,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雙方通過在線對話,進行法庭調查、答辯,順利審理完結。庭審結束后,并未當庭宣判。法院仍留給雙方一個月調解時間,我方拒絕調解,等候法院判決結果。相信法院會秉持法律正義,依法作出公平正義的判決。
 

 案件回顧:

  2018年4月7日,紅歌會網轉載了微信公眾號“海哥商業觀察”發表的《清明祭:中國式共享經濟,消耗超1000億,幾乎全軍覆沒》一文,并注明了作者和原來源。

  原告方稱,2019年4月,公眾號“海哥商業觀察”的經營者北京陽光每時科技有限公司將文章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授權給了澤利(廣州)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隨后,在2019年6月,我們收到了澤利(廣州)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發來的律師函,說我們“全文抄襲”了文章,要索賠1萬元。

  我們聯系了對方的律師,說明了紅歌會網的情況,說我們是一個宣傳愛國主義和紅色文化的半公益性的網站,轉載文章只是出于宣傳思想不是為了謀取商業利益。律師表示理解,說跟委托方溝通一下。

  但是過了一段時間,法院起訴書送達,原告起訴我們“抄襲”。再與對方律師聯系,說要和解的話,最低要3000元和解費,少一分都不行,不管我們是不是紅色網站。自此,進入法律訴訟程序。

      2019年10月17日消息:原定于2019年10月15日上午在廣州互聯網法院開庭,因法院方面工作計劃原因延期開庭。經協商溝通后延至10月23日開庭。法院建議我們雙方調解,如果調解可以,那就不開庭了。但我們表示,在原告方選擇調解前,我方絕不會主動向原告方尋求和解,不能助長歪風邪氣的滋長。

  文/石觀

    本文原載紅歌會網公眾號“紅歌會網站

相關鏈接:

紅歌會網再惹官司:這也算抄襲嗎?
最新進展!廣州澤利公司起訴紅歌會網一案,延期開庭
判決公布!紅歌會、金微因反轉遭李鐵起訴,你支持我們嗎?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菜场卖水果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