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迎春:回歸科學社會主義是經濟發展唯一正確的道路

2019-09-29 15:36:21  來源:烏有之鄉  作者:迎春
點擊:    評論: (查看)

  回歸科學社會主義是經濟發展唯一正確的道路

  ——紀念新中國成立70周年

  迎春

  新中國成立以后,面臨的突出問題是發展生產、經濟,是沿著公有制經濟的道路發展,還是沿著私有制經濟的道路發展。正是因為存在著兩條不同發展經濟的道路斗爭,70年來,我國的經濟發展經歷了兩個階段:毛澤東時期和改革開放時期。現在是到了回歸毛澤東時期經濟發展道路的時候了!

  一,毛澤東時期的經濟發展

  毛澤東時期經濟發展的特點是:速度快、產業結構合理、工業向落后地區轉移、高新技術自主掌握,特別是生產不斷擴大,根本不存在生產過剩的問題

  新中國建立不久,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國共產黨就制定了“一化三改造”的總路線。到1956年,全國經濟基本上實現了公有化:全民所有制的國營經濟和集體所有制的集體經濟。有關毛澤東時期的經濟發展,筆者曾經在《論毛澤東時期生產發展的偉大成就及原因》、《用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總結毛澤東時期的經濟發展》等文章中進行過詳細論述,引用了大量數據和事實,這里只做簡要的概述。

  毛澤東時期的經濟發展,表現出以下特點:

  1,速度快

  反映物質生產發展的指標是工農業總產值。

  以1952年我國工農業生產指數為100,1978年則為779,年均增長8.2%;工業總產值由100上升到1598.4%,年均增長11.2%(《中國統計年鑒》1983第17頁)這是在原有經濟非常落后,外部環境惡劣的條件下取得的。在短短的二十幾年間,物質生產持續高速發展,在世界經濟發展的歷史上也非常罕見,說是“經濟奇跡”一點也不過分。筆者寫過一篇文章,標題就叫《毛澤東時期是我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時期》。

  2,產業結構合理

  工業農業齊頭發展;重工業與輕工業并重;糧食生產、能源產業、原材料產業等基礎產業和加工工業平衡發展;既發展了生產資料生產,又發展了生活資料生產,形成了部門齊全的國民經濟體系。因此,不僅提高了人民群眾的生活水平,更重要的是用現代機械武裝了數以億計的勞動者雙手,用機械代替了手工工具,使整個經濟獲得高速發展,并為不斷擴大再生產奠定了堅實基礎。短短的二十幾年,我國由一個消費“洋貨”的國家,發展到能夠自行建設和裝備攀枝花鋼鐵企業、第二汽車廠,建設成昆鐵路、襄樊鐵路,建設西昌、酒泉火箭發射場,能夠發射人造衛星,爆炸原子彈、氫彈和試制“運10”大型民用飛機的工業大國。

  改革開放以來,外國資本之所以大量涌入,原因之一就是毛澤東時期建設了工業部門齊備,基礎設施完整的物質條件。

  3,工業向落后地區轉移

  舊中國僅有的一點點現代工業,主要集中在沿海的幾個城市。新中國建立以后,工業逐步向中西部轉移,特別是“三線建設”期間,“國家在主要13個省和自治區的中西部地區投入了2052.68億元巨資,涉及600多家企事業單位重建、搬遷、合并,整個工程規模史無前例。幾百萬工人、干部、知識分子、解放軍官兵和成千萬次民工的建設者,打起背包、爬山涉水,來到祖國大西南、大西北的深山峽谷、大漠荒野,他們風餐露宿、肩扛人挑,用十幾年的艱辛、血汗和生命,建起了1100多個大中型工礦企業、科研單位和大專院校。”(引自《毛澤東時代的大三線建設》)四川、貴州等中西部地區的工業和交通運輸以及整個經濟,都有了長足的發展,取得了巨大成就,推動了我國經濟的全面發展。

  4,發展高新技術產業,自主掌握核心技術

  舊中國連自行車都造不好,新中國的短短二十幾年,不僅能夠生產汽車、一般的飛機,而且試制了大型民營客機“運10”,與美國的波音、歐洲的空客并肩;發展了電子工業等高新產業,還生產了原子彈、氫彈、核潛艇等軍工產品;發射了人造衛星。時任核潛艇總設計師黃旭華說過,艇上零部件共有4.6萬個,需要的材料多達1300多種,卻沒有用一顆外國的螺絲釘!說明我國不僅能夠生產世界最先進產品,而且自主掌握核心技術,自己生產全部零部件。

  5,生產不斷擴大,不存在生產過剩的問題

  毛澤東時期的生產發展非常快,無論是生產資料還是生產資料都取得高速發展,但是,都滿足不了消費的需求,消費有力地推動著生產的發展。無論是鋼鐵、石油等生產資料生產,還是住房、糧食、手表、自行車、收音機等生活資料生產,都供不應求,廣大群眾的消費推動生產發展,完全不存在生產過剩的影子。

  生產發展能夠具有上述特點,是由于走科學社會主義道路,發展公有制經濟,特別是發展國營經濟的結果。

  總之,那個時期的經濟發展,速度快,產業結構合理,經濟向落后地區轉移,發展了高新技術產業,而且核心技術自主掌握,特別是整個經濟歸勞動者所有,因此,呈現出消費推動生產發展:當時的主要生活消費品,如糧食、布匹,工業品的“三轉一響”,即自行車、手表、縫紉機和收音機等,盡管產量增長很快,但是仍然供應不上消費的需要。為了避免投機倒把,政府采取了發行票證的辦法:糧食有糧票、布有布票、自行車有自行車票等,反映出不斷擴大再生產的廣闊前景,這些是實行社會主義公有制的必然結果。而資產階級的學者則諷刺為“短缺經濟”。

  那時,全社會沒有資本家。城市的勞動者上至國家主席、總理,下至一般工人都憑工資收入;農村勞動者除了有少量的自留地生產私有產品外,一律憑工分分配,完全消除了利潤收入。隨著生產發展,工人工資的逐漸增加,農村集體經濟工分值的提高,特別是就業人數大幅度增長,由1949年的18,082萬人,增加到1978年的39,856萬人,翻了一番還多,而且捧的是“鐵飯碗”,沒有失業的威脅,也沒有“下崗”一說,整個社會購買力蒸蒸日上,僅全民所有制職工工資總額就由1952年的68億元,增長到1978年的469億元,增加了5.9倍,(《中國統計年鑒》1983第120、489頁)因此,根本看不到資本主義世界生產過剩危機的陰影,經濟發展的前景一片光明.

  改革開放以來的經濟發展

  改革開放以后,鄧小平說:“發展才是硬道理。”“只要是講效益,講質量,搞外向型經濟,就沒有什么可以擔心的”。實際上是不分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道路,提倡搞“外向型”經濟。(《鄧小平文選》第三卷第377、375頁)“改開”以來,我國走的就是發展“外向型”經濟的道路,沿著日本、亞洲四小龍的老路,走進了資本主義經濟的死胡同。

  有關改革開放時期的經濟發展,筆者也寫了一系列文章。如《經濟高速畸形發展與經濟關系大倒退》、《對當前我國經濟形勢的分析》、《談談“改開”以來“兩紙”亂中國》、《我國必將爆發生產過剩經濟危機》等等,引用了大量事實和數據,也不重復。這里主要是從經濟發展的前景,概括地敘述經濟發展的特征。

  依靠外資、外貿推動經濟高速發展,世界經濟危機爆發以后,就顯現“下行壓力加大”的趨勢

  改革開放以后,我國經濟主要是依靠吸引外資,發展外貿推動我國物質生產的高速發展。

  毛澤東時期美帝國主義等國家不僅不給我國投資,甚至不和我國做生意,企圖從經濟上“掐死”我國。改革開放以后,由于我國存在大量廉價勞動力商品,工業部門齊備,基礎設施完備,加上政府給予資本主義國家企業“超國民待遇”,從而引進了大量外資和大批外企。從1993年開始,每年引進幾百億美元,而且不斷增加,推動了我國的經濟發展和對外貿易的急劇增長:1993年進出口總額不到2000億美元,2008年就增加到25632.6億美元,增加了12.1倍;出口總額由1993年的917.4億美元,發展到2008年的14306.9億美元,增加了14.6倍。可見,我國的物質生產主要是依靠引進外資,發展外貿推動的。

  2008年資本主義世界爆發了債務危機,顯示出資本主義世界經濟的窮途末路,我國生產的高速增長也戛然而止。危機爆發以后,我國的貨物進出口總額急劇下降,由2008年的25632.6億美元,降到2009年的22075.4億美元;出口額由14306.9億美元,降到12016.1億美元,分別下降了14%和16%,對依靠出口發展經濟的我國來說,是極大的“下行壓力”。

  2008年爆發的世界經濟危機,再一次顯示出資本主義生產過剩的痼疾,不過這一次的危機,發達資本主義國家表現出的是負債沉重,而生產過剩則主要表現在我國。由于出口貿易急劇下降,我國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由原來的兩位數,下降到8%、6%點幾。而且這種增長是在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個人、企業負債不斷增加的條件下實現的,這是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已經證明走不通的一條死路。依靠發行紙幣(即“寬松的貨幣政策”)、不斷增加債務(即“財政政策”)“拉動內需”,維持所謂的國內生產總值“穩定”增長,不過是一些人的主觀“夢想”,最終必將爆發生產過剩的經濟危機。

  1978年時,我國流通中貨幣總共只有212億,到2018年就增長到73208億,增加了344倍,貨幣貶值、物價大幅度提升。毛澤東時期月收入幾十元,就可以維持一家人的生活,而現在收入幾千元也難以維持;毛澤東時期我國既無內債,又無外債。現在我們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強國,又是世界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卻債務累累,不僅中央政府負債,地方政府負債,還依靠出賣土地維持地方財政,不斷推高房價,讓房地產老板大量掠奪群眾的財產;而以節儉出名的中國老百姓,也不得不大量負債,被房貸等各種貸款壓得喘不過氣來;而各種債務不斷增長,還看不到盡頭。這種依靠發行紙幣、債券,用“寅吃卯糧”的辦法維持經濟運行,根本不可能持久,這一點已經被資本主義周期性爆發的危機證明,我國爆發經濟危機只是時間早遲的問題。

  基礎產業與加工工業發展不均衡

  由于大量引進外資,不僅私人資本主義經濟迅速崛起,原有的國營經濟也演變成為以追逐利潤為目標的雇傭勞動制度。因此,不能賺錢的農業、石油開采等基礎產業的生產,不僅得不到發展,有的還逐漸衰落;另一方面加工工業卻高速發展,為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提供大量廉價生活消費品,從兒童玩具、鞋、服裝,逐步發展到家用電器等等。因此,我國的“米袋子”、“油瓶子”和“汽油桶”都掌握在外國人手里,只要世界上什么地方冒一點火花,發生戰爭,我國的糧食、食用油和石油等就會出現供應危機,人們就會缺糧、缺油,汽車就會“趴窩”,整個經濟生活必將會出現混亂局面。

  工業向沿海城市集中

  由于我國經濟是依靠外資企業、發展外貿帶動的,因此,加工工業主要集中在珠江三角洲和長江三角洲一帶,而東北等地區的老國營工業衰落,特別是廣大的農村更加衰敗,青壯年紛紛跑到沿海城市“打工”,出賣勞動力,農村只剩下老頭、老太太和留守兒童。

  一些產業的核心技術被外國控制

  毛澤東時期我國已經試制的民用大型客機被迫“下馬”,自主生產的電子產品,也改從外國采購,一些高端產業的產品,如大型民用客機、芯片等要從外國購買;一些高技術產品的核心技術,如汽車等的發動機還是要靠外國等。特朗普總統上臺以后,又是增加我國出口商品的關稅,又是制裁中興、華為等公司,充分反映出依靠出口和核心技術不能自主掌握的被動狀態。可見,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經濟是沿著日本、亞洲四小龍的“外向型”老路發展,具有殖民地的性質。

  當前我國經濟發展最大的阻礙,就是廣大勞動群眾的經濟地位的變化,由毛澤東時期的企業的主人,轉變為雇傭奴隸。

  毛澤東時期,我國企業沒有老板與打工仔的區別,沒有工資的與利潤之間的對立,所有企業的職工,一律領取工資。那時的工人工資,從經濟學來說,已經不是出賣勞動力商品的價格,而是工人自己勞動的一部分;隨著勞動生產率的提高,單位勞動時間生產的物質財富增加,工人、農民的實際收入也會不斷增加,這也是那時不可能出現生產過剩的根本原因;而另一方面看,工人、農民創造的積累資金,不僅不像資本主義經濟制度下的利潤那樣與工資對立,相反,這種積累資金用來擴大再生產,有利于勞動生產率的提高,從而進一步改善勞動群眾的生活水平。這就是社會主義公有制區別于資本主義私有制的根本點,也是社會主義經濟制度促進生產發展的根本原因。

  改革開放以后,企業屬于老板私有,生產是為了利潤,“老板們”千方百計地少用工人,壓低工資,生產的社會財富很大一部分以利潤的形式被“老板們”占有。據2019年《福布斯富豪榜》,我國的馬化騰、馬云、許家印分別以388、372、362億美元,位列世界富豪的第20、21和22位,僅這三個人就擁有一千多億美元的財產,約7000億人民幣。在短短的幾十年就積累了這么多財產,這種速度應該算是“世界奇跡”。“老板們”占有的這一部分財富,被繼續用來剝削工農勞動群眾。

  歷史事實已經、并將繼續證明,只有科學社會主義道路才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唯一正確、光明大道,而所謂的“外向型”經濟發展的道路,是資本主義的“死胡同”,這個事實不僅被資本主義周期性的生產過剩危機反復證明,也被改革開放以來的經濟發展事實所證明,資本主義經濟已經瀕臨死亡,資產階級的政客和學者們也已黔驢技窮!

  我國的廣大勞動群眾經歷過近三十年毛澤東時期的生活,深深體會到科學社會主義的優越性。當前一浪高過一浪的“毛澤東熱”,充分反映了人民群眾對于毛澤東時期經濟制度的懷念,認識到發展公有制的科學社會主義道路,是經濟發展唯一正確的道路。我們要不斷地用馬列毛主義武裝群眾,為重新回歸科學社會主義的道路而奮斗!

相關文章
菜场卖水果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