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鹿野:是誰制造了《少年的你》的悲劇?

2019-11-03 11:01:07  來源:察網  作者:鹿野
點擊:    評論: (查看)

鹿野:是誰制造了《少年的你》的悲劇?

  近來,電影《少年的你》熱映,不僅在短短的一周內就砍下了8億多的票房,而且引發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特別是隨后的13歲少年殺人案,更是引發了各界對于校園欺凌和青少年犯罪的熱議。筆者在此也想簡單談談個人對于相關問題的看法,未必正確,僅供參考。

  一、社會地位,還是教育壓力?

  現在這幾年“校園欺凌”或者港臺腔的“校園霸凌”在網絡輿論甚至一些主流媒體中越來越熱。然而嚴格意義上來說,“校園欺凌”從來不是一種孤立的現象,而只不過是整個社會大環境中更嚴重欺凌的縮影。比如說,100年之前魯迅先生的名作《阿Q正傳》當中,一開頭便寫了阿Q被趙太爺打耳光的一幕:

  【有一回,他似乎是姓趙,但第二日便模糊了。那是趙太爺的兒子進了秀才的時候,鑼聲鏜鏜的報到村里來,阿Q正喝了兩碗黃酒,便手舞足蹈的說,這于他也很光采,因為他和趙太爺原來是本家,細細的排起來他還比秀才長三輩呢。其時幾個旁聽人倒也肅然的有些起敬了。那知道第二天,地保便叫阿Q到趙太爺家里去;太爺一見,滿臉濺朱,喝道:

  "阿Q,你這渾小子!你說我是你的本家么?"

  阿Q不開口。

  趙太爺愈看愈生氣了,搶進幾步說:"你敢胡說!我怎么會有你這樣的本家?你姓趙么"

  阿Q不開口,想往后退了;趙太爺跳過去,給了他一個嘴巴。

  "你怎么會姓趙!——你那里配姓趙!"

  阿Q并沒有抗辯他確鑿姓趙,只用手摸著左頰,和地保退出去了;外面又被地保訓斥了一番,謝了地保二百文酒錢。】

  阿Q為什么絲毫不敢反抗呢?是因為他打不過年邁體衰的趙太爺嗎?顯然不是。他之所以不敢反抗,無非是因為趙太爺是“太爺”,和他有著身份地位上的鴻溝。相反,阿Q與王胡和小D等社會地位相當的人之間,雖然也會有沖突打鬧,但是卻根本稱不上誰欺負誰了。

  筆者在以前的文章中說過,把“貧窮”與“罪惡”劃上等號,是中國很大一部分文藝工作者的通病。就這一點來看,《少年的你》做的還算不錯的。其把校園欺凌的主要人物——魏萊設定為一個家庭條件較好的人,而把被欺凌者則設定為貧困者,這與現實當中的情況是基本相符的。

  遺憾的是,創作者的勇氣也就僅限于此了。片中絲毫沒有體現兩者社會地位差別與引發欺凌的關系,反而處處抹平這種差別:教師與警察之所以對這種欺凌不聞不問或無可奈何,并不是因為畏懼于魏萊的家境,而僅僅是因為其是未成年人的“弱者”身份。另一方面,影片卻用極大的篇幅描寫高考的壓力,并宣稱魏萊也是因為高考落榜復讀而產生的心理扭曲,從而把校園欺凌的責任推給了“教育壓力”。于是,其開出的解決校園欺凌問題的藥方-—全面落實西方資本鼓吹的“快樂教育”雞湯-—也就呼之欲出了。

  二、現實主義,還是普世雞湯?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筆者個人認為,目前評論界一致推崇的“現實主義”定位對于這部影片來說實在是有些過譽。因為,“現實主義”和“現實題材”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絕非以社會現實問題為題材的作品就是現實主義,而是必須要對于問題的原因有一個正確的定位,不刻意歪曲現實才能算得上“現實主義”。相反,一些浪漫奇幻題材的作品,如《離騷》和《西游記》等,只要其內核真實地反應了社會現實問題的原因,也同樣可以說是具有現實主義精神的。

  比如說,筆者在以前的文章中曾經多次說過,卓別林的《摩登時代》和卓別林與周總理會見時猛烈批判過的好萊塢黑幫影片雖然都是現實題材的,但是絕非都是“現實主義”的。這是因為前者明確地把勞動者的不幸遭遇歸因于西方資本勢力,言外之意是只有建立社會主義公有制,實現了勞動人民當家作主,才能夠擺脫這種不幸。這才是真正地反映了現實。而后者除了用大量的淫穢暴力等低級趣味來吸引觀眾,更重要的是極力回避資本與勞動這一矛盾的核心點,或者歌頌黑幫勢力,或者簡單地將其歸因于“人性本惡”,呼吁蝙蝠俠一類的蒙面富豪來保護百姓。這無疑是對于現實極大的歪曲。

  如果要是朋友們還不明白的話,我們可以具體看一下《少年的你》這部電影的主要情節:故事發生在實行衡水中學模式的一個半軍事化管理學校的高三,受欺凌的女主人公是一個有考上北大清華水平的拔尖學生,不顧一切保護女主的則是一個流氓混混……這一切都是與社會現實當中的情況截然相反的。

  一般來說,教學越緊張的學校校園欺凌情況越少,而到了高考前夜,這種學校的學生在繁重的學習壓力下,更是很難有足夠的精力去欺凌;拔尖學生往往都要受到老師的偏袒,即使真的有欺凌行為,校方和老師為了自身的業績也不可能不聞不問;進行校園欺凌學生往往都與社會上的流氓混混有一定的聯系,受到了社會不良風氣的影響。

  電影為什么不實事求是,指出實行“快樂教育”模式,管理混亂的學校才是校園欺凌的重災區;學習成績較差,不受老師關注的學生才是主要的受害者;流氓混混是欺凌者而非保護者等最基本的常識呢?最大的可能性無非是,這樣實事求是的書寫就會違背西方資本鼓吹的“快樂教育”等“普世價值”,會讓文藝界和輿論界某些公知和公知化的專家不高興。

  很多細節也充分顯示了電影創作人員對于西方普世價值的崇拜。像影片開頭,便描寫了陳念復習英語,耳機里放的英文是:

  【“建立一個新的法治世界,強者公正,弱者安全,和平在握。”】

  這無疑是暗示中國的體制是校園欺凌等社會問題的根源,全面建成美英式的“民主法治社會”才是唯一的出路。

鹿野:是誰制造了《少年的你》的悲劇?

  可惜的是,現實當中的美英總是不給面子。僅僅影片上映這幾天,便爆發了英國大量販賣人口致人死亡,還公開造謠攻擊中國的事件。這既撕破了美英式“民主法治社會”的華麗外衣,也給了《少年的你》這種普世雞湯一記響亮的耳光。

  三、少年的你,到底想要什么?

  這當然并不是說,《少年的你》揭示的校園欺凌等社會問題沒有意義,而是說這些問題本身很大程度上便是西方價值觀入侵,“快樂教育”讓學生無所事事,從古惑仔到魔童降世等大量個人自由主義的作品又不斷加以誤導等造成的。按照電影開出的藥方——推行“快樂教育”,解除中小學生與社會上流氓混混接觸的限制,乃至全面同美英接軌等——只會使相關問題變得更加嚴重。

  蘇聯有一位有著15年流浪兒教育經驗的著名文學家、教育家馬卡連柯,在他的代表作《教育詩》當中指出,人類社會幾千年來,特別是資本主義制度興起幾百年來涌現出了無數的教育家,他們幾乎全都鼓吹所謂“快樂教育”、“個性化”。可是只要有一些一線教育實踐經驗的教師都知道,按他們所說的這一套是絕不可能把小流氓教成對社會有用的人的,反倒很可能把好孩子變成小流氓。

  不過,這也并不代表另一些“法治專家”所提出的觀念,諸如降低刑事責任年齡,對青少年犯罪實行嚴刑峻法,就可以解決根本問題。一個很簡單的例子是,把兩個路都走不穩的嬰兒放在一起,也一樣很可能會出現推搡打鬧的現象。是不是也要讓他們承擔刑事責任呢?

  馬卡連柯認為,其實真要解決相關的問題也很簡單:第一是教師要尊重學生,把學生當成自己的孩子。就好像多子女家庭當中,絕大多數家長都能將子女們的打鬧控制在一個合理的范圍之內一樣。教師對學生之間的沖突既要加以理解,也要加以合理的引導。第二是要嚴格要求,對學生中過火的行為敢于處罰。像《教育詩》一開頭就描述了學生們動刀子打架的場景,馬卡連柯的應對方式也很簡單,直接打了最強壯、鬧的最兇的學生三個大嘴巴,以后學校的秩序便正常了。第三是要徹底批判個人自由主義。讓學生在學習與社會實踐當中互幫互助,從而明白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是渺小的,同學們就好像兄弟姐妹一樣,只有團結才是出路。這樣,學生們便可以在磕磕碰碰當中,建立起牢固的友誼。

  可是這么簡單的道理,為什么西方的教育專家卻總是不明白呢?馬卡連柯認為,這些人也未必是真的不明白,只不過鼓吹“快樂教育”和“個性化”可以讓廣大勞動者的子女從小便成為無所作為的一盤散沙,從而鞏固資本主義的統治;而如果讓學生們具備了集體主義的觀念,未來到社會上受到資本勢力壓迫時,便會團結反抗,便有顛覆資本主義體制的危險。因此,這些受資本勢力圈養的專家們也只能故意顛倒黑白,揣著明白裝糊涂了。

  可惜的是,在赫魯曉夫上臺之后,西方的“快樂教育”和“個性化”等理論便再次沉渣泛起,馬卡連柯的教育思想事實上受到了冷落,校園欺凌等社會問題也隨之出現。而到了戈爾巴喬夫時代,以“合作教育學派”為代表的一大批蘇聯教育專家則把相關的問題全部都歸咎于“快樂教育”和“個性化”搞得不夠,鼓吹在教育領域全面同西方接軌。最終,蘇聯解體以后,俄羅斯的不少學校近乎黑社會化,不但校園欺凌成為了常態,學生吸毒、賣淫也變成了普遍的現象……

  這,難道就是我們想要的未來嗎?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菜场卖水果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