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郭松民 :高玉寶臨終為何痛哭?

2019-12-10 12:16:39  來源:高度一萬五千米  作者:郭松民
點擊:    評論: (查看)

 

    01

  —

  昨天寫了《高玉寶與流沙河的奇幻之旅》,其實意猶未盡,今天再說兩句。

  迄今為止,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高玉寶和流沙河有過正面的交鋒,也就是說,沒有看到高玉寶批流沙河,也沒有看到流沙河抨擊高玉寶。

  但毫無疑問,他們分屬于兩個針鋒相對的陣營,壁壘分明。

  導致這一結果的決定性因素,就是對“舊社會”的態度——

  流沙河對“誹謗舊社會”的極度反感,證明他是“舊社會”的熱愛者和擁護者,那是他曾經擁有但“不幸”失去的天堂。

  高玉寶則正好相反。他的傳世名作《高玉寶》,包括他塑造的“周扒皮”形象,則是“誹謗舊社會”(或者更準確地說叫“控訴舊社會”)的經典。而他之所以要對舊社會進行血淚控訴,目的就是要讓舊社會永遠消失,一去不復返!

  作為各自陣營的象征性人物,高玉寶和流沙河誰占上風,將決定“舊社會”與我們的距離——消失了?更近了?還是卷土重來?

  高玉寶和流沙河的對壘證明,1949年新中國的成立,甚至1956年社會主義改造的基本完成,根本不是斗爭的結束,而是斗爭主要轉入文化和意識形態領域的開始,斗爭不僅存在,而且是“長期的、復雜的、有時甚至是很激烈的”。

  高玉寶與流沙河的對壘,也讓我們再次回想起毛主席在新中國成立前后所發出的空谷足音般的預言——

  “奪取全國的勝利,這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

  “在拿槍的敵人被消滅以后,不拿槍的敵人依然存在,他們必然地要和我們作拼死的斗爭,我們決不可以輕視這些敵人。”

  “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要先造成輿論,先做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階級是這樣,反革命的階級也是這樣。”

  “一切文化教育事業掌握在哪一派手里,對于保證人民的權利問題,關系極大。掌握在馬克思列寧主義者手里,絕大多數人民的權利就有保證了;掌握在右傾機會主義分子或者右派分子手里,它們就可能變質,人民的權利就不能保證。總之,人民必須自己管理上層建筑,不管理上層建筑是不行的。”
 

  

      02

  —

  高玉寶去世以后,媒體對他的報道,通常強調他從“文盲”到作家的經歷,似乎他是一個個人奮斗的典范,一個成功學的典范。

  這可能是對高玉寶的最大誤讀!

  成功學的本質,是盡一切努力追求個人名利的最大化。成功,即意味著對平民或草根階層的拋離,實現了自身的精英化,變成平民或草根的對立面。

  但高玉寶的情況卻根本不是這樣,他是以工農兵的一員的身份努力學習文化知識的,在掌握了文化知識之后,他繼續以工農兵一員的身份,來表達自己所屬階層的立場、情感,并參與到爭奪文化領導權的斗爭中來。

  高玉寶沒有變成工農兵的對立面,成為流沙河陣營的一員。

  實際上,這正是高玉寶這些年來受到如此之多的惡意攻擊和詆毀的真正原因!

  不難想見,如果高玉寶塑造一個善于經營的“闖關東”者周春富的形象,謳歌一下“闖關東精神”,或者在時代發生巨大變遷后修改一下對“周扒皮”的描述,把他塑造成一個愛國者,敢于和日寇周旋并且保護長工,就像楊沫女士對《青春之歌》所做的修改那樣,那么今天何愁得不到流沙河那樣的哀榮和主流文化界的依依不舍?

  和不朽的奧斯特洛夫斯基一樣,高玉寶證明了無產者可以掌握文化的武器,可以像毛主席所期待的那樣,占領并管理上層建筑——盡管這絕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

  高玉寶生前最喜歡的就是“我是一個兵,來自老百姓”這首歌,他正是在這首歌的旋律中,走完自己的一生的。

  高玉寶臨終時,忽然痛哭。他的孫子高天晨這樣回憶——

  祖父高玉寶昨天走了,他在病重恍惚中突然像孩子一樣大哭,問他為什么哭?他說:我等不到臺灣解放了……唉,這就是一代老兵的心思。他們真是這么想的,現在的年輕人可能不會理解……當時爺爺一邊哭一邊說:“我完成不了毛主席和朱總司令的任務了!”

  這就是高玉寶,他是一個戰士,永遠是一個戰士!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菜场卖水果赚钱吗 100送5000体验金股票配资 快3彩票软件苹果版 同花顺炒股软件怎么样 香港最怏开奖现场直播+结果 河北排列7开奖查询 快乐十二走势图怎么看 河内五分彩 走势图组选 云南时时彩胆码 湖化福彩30选5开奖结果 pk10软件计划手机软件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