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郭松民 | 《南方車站的聚會》:為什么是“黑色”?

2019-12-13 10:32:03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郭松民
點擊:    評論: (查看)

      《南方車站的聚會》當然是黑色電影——這類電影通常將背景放在罪案叢生、道德高度腐壞、沒有希望的底層社會,主要人物往往亦正亦邪,他們為過去所羈絆,對未來欠缺安全感,往往又能夠以驚人的決絕做出一些常人無法想象的事,以實現最終的自我救贖。

  有人不太喜歡這樣的電影,不過我覺得有一些這樣的電影存在也好。

  中國社會這些年飛速發展,一些城市日趨景觀化,就連西方的大城市也瞠乎其后,對生活心滿意足的中產階級眼不見心不煩,可能已經忘記了中國還存在類似“野鵝塘景區”(影片中主要的罪行發生地,“三不管”地帶)這樣地方,存在著劉愛愛(桂綸鎂 飾)這樣的廉價陪泳女以及靠盜竊摩托車為生,死不旋踵的周澤農(胡歌 飾)這樣的人。

  看了《南方車站的聚會》,說這就是中國,當然失之于武斷和偏頗,但應該承認這也是中國,至少是中國的一個角落,或者某一個時段存在過的角落(故事發生的時間是2009年)。

  如果說2014年的《白日焰火》是對逝去年代的悲情感懷,那《南方車站的聚會》則是聚焦當代的、低端的、被放逐的人和事。

  從《白日焰火》開始,導演刁亦男就顯示出與眾不同的美學追求,這次更加極致。

  一開始的字幕,就呈現一種墓碑般的效果,令人壓抑而沉靜,雨夜追逐或可入選年度最佳鏡頭,“飛車割頭”、“血花雨傘”以及“洗衣機強奸”這樣昆汀式的鏡頭,對深化主題大有裨益,但也讓觀眾深感電影分級制度應加緊設立,在這個問題上不能繼續掩耳盜鈴了。

  在《白日焰火》中,桂綸鎂精致的面龐、“熱帶海洋”式的氣質,與酷寒的、厚重的、由于失去自己的工業而不斷沉淪的東北城市基調格格不入,這使她像一個“鬼”,影片因此蒙上了一種詭異、恐怖的色彩。

  在《南方車站的聚會》中,桂綸鎂的神秘感消失了,她眼睛流露的,是像一只被追逐的小獸那樣驚懼不安的神色,暗示她所處的環境其實是黑暗叢林,隨時可能被搶劫、被強奸。她走過建筑工地的圍擋,上面是氣度不凡的都市CBD設計圖,預示了野鵝塘的未來,但這與她無關。

  柏林電影節金熊獎影帝廖凡在影片中飾演刑警大隊長。據報道,導演刁亦男曾經想讓廖凡和胡歌的角色對換,如果這樣的話,廖凡扮演的周澤農將很難和他去年在《江湖兒女》中扮演的斌哥區別開。

  無疑,還是現在這樣的安排好。胡歌一直是偶像派,他過往扮演的角色往往集善良勇敢智慧于一身,現在出演被追捕的殺人犯,會令觀眾對這個角色的情感更復雜,并出于對他命運的擔心,環視他所置身其中的兇險的、光怪陸離的世界。

  美中不足的是,雖然胡歌在影片中的扮相相當落魄,但他的眼睛干凈明亮,一看就是從來沒有受過欺負的樣子,這和周澤農在底層盜竊團伙中靠盜竊與暴力為生,并剛剛出獄的經歷并不相符。

  周澤農在誤殺了警察,東躲西藏的過程中,身上穿了一件工作服,左胸上印著“冷軋分廠”字樣。

  這件衣服偏小,不合身,穿在身材高挑的周澤農身上,看上去像一只高腳鷺鷥,一定是他在逃跑的過程順手從什么人家晾衣繩上摘下來穿在自己身上的。這證明野鵝塘地區很可能是過去的工人區,而周澤農和追殺他的混混打斗的那棟樓,盡管破敗不堪,但一望而知是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為國企為工人建設的筒子樓。

  在野鵝塘地區,一首印度尼西亞民歌《美麗的梭羅河》相當流行,在一個魔術表演的大棚里,只要花五元錢,就會有一顆“美人頭”為你演唱這首歌。這首歌在2007年姜文拍攝的《太陽照常升起》就出現過,由“粱老師”演唱,時間是1976年。梁老師抱著吉他,邊彈邊唱,一副非常文藝的樣子,讓全校的女員工都非常癡迷。

  《美麗的梭羅河》五十年代傳入中國,這首旋律優美,帶有異域風情的東南亞民歌非常受歡迎,往往成為各個國營企業中有文化的青年工人以及知青最喜歡的歌曲,也是每年新年晚會上的保留曲目。

  在影片中,這首曾被視為“文藝”象征的歌曲淪落到了如此“下流”的場合,被用這樣一種不堪的方式演唱,似乎也證明了野鵝塘曾經有過不凡的“前史”。

  周澤農殺了警察,知道難逃羅網,這時他迫切地想見一見自己五年沒有見面的妻子。

  為什么呢?警方懸賞30萬元通緝他,這是他老鼠般的一生從未見過也從未夢想過的巨款,他希望把舉報他的機會留給妻子,這也是他在妻子面前最后的自我救贖機會了。

  警方重金懸賞殺警罪犯,目的當然要盡快將他繩之以法并震懾其他罪犯,但沒有想到的是卻誘發了更多、更兇殘的犯罪——圍繞對這個舉報機會的爭奪,一個又一個人死去了,有的還是無辜的路人!

  生活是如此的逼仄與絕望,不管什么樣的錢,不管如何血腥,也不管怎樣危險,都不惜以生命為賭注去爭搶——這可能是《南方車站的聚會》之所以為“黑色”的真正原因之所在吧?

  最后,劉愛愛如約領到了30萬元獎金,她也信守承諾,將這筆錢交給了周澤農的妻子,但這一切又落入了廖凡的眼中——毫無懸念,警方將輕而易舉地發現,原來自己接到舉報、擊殺周澤農、發放獎金等一系列“成就”居然是都是周澤農生前安排好的。

  感到蒙羞的警方會不會沒收這筆獎金?周澤農會不會用生命來賭仍然賭輸?劉愛愛會不會因“有情有義”為自己招來一場牢獄之災?所有這一切問題的答案,都只能靠觀眾自己去想象了。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菜场卖水果赚钱吗 上海快三最新版本 今晚p62开奖结果 正规配资平台 排5最准确预测今天 网上预测的中奖号准吗 河南11选5走势图表 江西快三jkb 牛人配资 江西多乐彩开奖 四肖期期准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