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幫導師報了兩年假賬后,我退學了

2019-11-04 08:09:59  來源:公眾號  人間theLivings  作者:舍衛
點擊:    評論: (查看)

幫導師報了兩年假賬后,我退學了-激流網

配圖 |《沒有秘密的你》劇照

  01

  “你是辭職來讀研究生的,應該多少對人情世故有些了解吧?”

  這是兩年前第一次見到我的導師李老師時,她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李老師是W市一普通高校的碩士生導師,30多歲。我們第一次見面時,她穿著西裝套裙,坐在辦公桌旁邊看電腦,看到我進辦公室,并沒有理會我的問好,而是直接說了上面那句話。

  “嗯,還好吧。我以前在一家公司的經紀業務部門上班,雖然是后臺業務,但跟客戶也有些接觸,基本的社交沒多大問題。”我來不及多想,直接回答。

  “好,這就很好了。你師兄大學剛畢業就來讀研了,傻不拉幾的,上不了臺面。很多事情交給他去做還不如我自己去做——你做事還靠譜吧?”李老師停下來,看著我。

  我早就知道很多高校的導師會把研究生當作免費勞動力,所以心里已有準備。但李老師這么開門見山的,還是出乎我預料,我只能禮貌性地向李老師點了點頭。

  “你要明白,做學術雖然跟做生意不一樣,但基本道理還是相通的。老師也只是一份工作而已,我們師生是利益共同體,你拿學位,我拿工資,各取所需。對了,你以前每個月工資多少?”李老師又問。

  我一時被問愣了,答道:“除去五險一金,到手也就三四千吧……”

  還沒說完,李老師就打斷了我的話,看著我說:“這樣吧,我每個月給你開些生活費,就當是你助教助研的工資了,不多,但夠你平時花的了。怎么樣?”

  我連忙點頭以示感謝——之前很多讀研的同學曾告訴我,在大學里研究生幾乎總是處于被剝削地位。我在心中暗想,導師雖然說話比較直接,但還是挺好的。

  雖然自己在職場上也歷練了兩三年,可后來經歷的事情,讓我發現自己還是太嫩了。

  02

  入學一周后,李老師讓我去她辦公室。這幾天通過跟師兄師姐的交流,我對李老師做事風格開始有一點了解,她向來不喜歡在電話或微信上談事情,只在當面談。一開始我還覺得這樣太麻煩,后來才知道,她這是做事謹慎。

  到了辦公室,寒暄了兩句后,她仍是直截了當地問我:“你酒量怎么樣?”

  “喔,還行吧,可以喝點。”我有些疑惑地回答。

  “那好,這周五你跟小璐一塊來我那吃飯吧,小璐知道地方。”

  她口中的小璐是我一個正在讀研三的師姐,也是工作了幾年才來讀研的。不過她讀的是在職研究生,現在在W市一家事業單位工作,而我則是辭職讀的全職。

  本來第一次見面時李老師說我們是“利益共同體”的時候,我心里還有些不舒服,感覺這句話太過功利。這次聽到要去她家吃飯,我心里舒暢了很多,覺得這是我們師生聯絡感情的好機會,所以點頭答應下來。

  周五晚上,我跟小璐師姐一塊去了李老師家,一進門,才發現里面早已坐了兩個中年男人,一個我認識,是我們學院的張院長,另外一個經李老師介紹,才知道是學校財務處的范處長。聽完介紹,我心里有點明白了自己今晚吃飯的“作用”,于是也沒多問,只是陪著兩位領導喝酒。那天晚上是我辭職以來喝得最多的一次,后來還是小璐師姐扶著我回到宿舍的。

  周末過后,周一上午,小璐師姐打電話過來,說李老師找我們有事。我趕緊起床洗漱,隨小璐師姐一塊去了李老師的辦公室。

  李老師見我們到了,從抽屜里拿出來一個材料袋及一份報賬單,要我們在兩周內把這次教改課題(教育教學改革與創新實驗課題)的經費報銷下,一共5000元整。

  小璐師姐也沒問什么,接過材料袋和報賬單就跟我一塊走了出去。走出辦公樓沒多遠,小璐師姐建議一塊去吃個飯。我想了想,開學這一段時間,同門還很少見面,這次正好聯絡感情。

  點完菜,小璐師姐讓我打開材料袋。我拿起材料袋后發現很輕,有點疑惑地打開,發現里面居然空空如也。我抬頭看看師姐,師姐不等我開口,就解釋說:“教改課題的報賬材料需要我們自己做,然后拿給前兩天一塊吃飯的張院長和范處長簽字,再去報賬就行了。”

  “什么?這是材料造假吧?”我簡直不敢相信。

  師姐示意我小聲點,然后點了點頭:“一直都是這樣報的。教改課題是院里自有資金支持的課題,基本上沒有審核部門查這些東西。”看我有點猶豫,師姐接著說:“這些資金平時也就是用來教學實驗的,比如教案更新、課件制作,給本科生上課也可以看作是教改。”

  我無話可說,只能表示同意。當天晚上,小璐師姐就把前幾年學院里的教改課題材料打包發了我一份,讓我先熟悉下怎么寫。

  為趕快完成“任務”,第二天我便跟師姐一起到圖書館捯飭這份教改課題了。根據李老師的研究方向,我們先是將課題定為“21世紀以來的大國關系演變研究”,并將我和師姐的名字加入到課題組成員里面;然后,我們按著原有課題的大綱和格式“寫”了一份長達25頁的報告——實際上只是改了下日期和名字而已;最后,我們又打印了十幾份調查問卷,由我和師姐分別填寫,“證實”確實進行了這次教改活動并得到了同學們的反饋——當然,為了字跡相似,我和師姐是左右手換著寫的。

  我倆拿著這些材料去給李老師過目。李老師看后點點頭,說張院長在辦公室,讓我們趕緊去簽字。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怕張院長詢問,但實際上我想多了。當我和師姐將材料送到張院長辦公室時,張院長完全沒看材料就簽了字,還跟我們談笑了一會兒;接著,我們到隔壁辦公室蓋章,保管印章的行政人員在看到院長的簽名后直接蓋了章;到了財務處也是一樣,范處長直接簽字,然后去蓋章,沒人審查。

  一個星期后,5000元的教改課題經費就打到了李老師的公務卡上,一切順風順水得讓我不敢相信。

  03

  雖然一切順利,但由于是第一次去報假賬,我心里十分忐忑——若被查出來,學校肯定會對我進行處分。我放棄工作來讀研,本來就犧牲挺大,當初考研時,由于目標院校沒有考上,只得服從調劑來到這個既非985、也非211的高校。我激勵自己要努力,一定要考一個985高校的博士,因此,我不想在這個地方惹出任何事情來。

  過了三四天,我實在難以忍受心里的糾結,又不好直接跟導師說,想了想,只好打電話給小璐師姐,希望能跟她聊一聊。

  我們約在一家餐館,在飯桌上,我也沒太客套,直接問:“這么報賬會不會被查出來?”師姐聽后沒說話,只是給我夾菜。我只好接著說:“以前都這么做嗎?不是說大學科研經費核查得越來越嚴了嗎,李老師居然還敢這么做?”

  師姐沉默了一會兒,說:“或許一些重點院校的財務審核制度會嚴謹點,但像我們學校,多半是走過場。只要領導簽完字,負責印章的人基本不會認真審核,除非是比較重大的科研基金。”師姐頓了一下,繼續道:“根據我的觀察,我們學校的財務報銷流程很簡單,單據和材料都是小問題,大問題是院里的領導愿不愿意簽字——你覺得李老師上次讓我們去吃飯是干什么的?”

  “領導應該看不上一頓飯吧?”

  “不是飯的問題。李老師今年30多,一個人住在W市,她老公住在孝感,十天半月也見不到一次,而張院長前幾年也離婚了。這個,你懂的。”師姐咯咯笑了起來,“聽說李老師和她老公關系不太好,因為她老公只是個車間工人,掙錢太少。”

  我向來對八卦沒什么興趣,于是閉嘴不再深問下去。

  “這種事情,我也是道聽途說,不一定是真的。”師姐見我沒說話,又加了一句。

  “那我以后還要這么報賬嗎?”我有些糾結。

  “嗯,差不多吧。我們學校報賬系統主要是人工操作,他們只要審核下單據和銀行流水就可以了——實際上這些東西他們根本不會細看。財務范處長你也見過,跟張院長是大學同學,簽字不過一句話的事。”

  “這些事情讓學生去做,就不怕學生舉報嗎?”

  “你會舉報嗎?你今天來找我不就是因為不敢舉報嘛,畢業大權可在導師手里呢!大家來讀研無非是為了學位,這種小賬目又不會損害學生自己的利益。再說,即便舉報了,學校會聽你的一面之詞嗎?學生舉報導師得不償失的,這個你多少也聽到過一些吧。”師姐一臉認真地說道。

  那天在回學校的路上,我想了想,既然是師姐說的這樣,那報假賬應該也沒什么問題。好好讀研、畢業、考博才是我的頭等大事。

  “天塌了有高個子頂著呢!”我給自己打氣。

  04

  大概過了兩個月,李老師打電話叫我出來到她公寓樓下小吃街的一家菜館吃飯。到了菜館坐下不久,李老師就開口道:“開學時我說了給你開生活費的事,最近比較忙,也沒來得及弄,不過你放心,很快就有眉目了。”

  實際上,自從上次報假賬后,我就不敢再惦記什么生活費了,生怕到時候惹出什么事情來。但我也不敢跟李老師直說“不要”,只好默默點點頭。

  李老師接著說:“你師姐已經研三了,明年暑假就走。我一直很器重你,因為你工作過,知道怎么辦事,上次報賬,你的那部分材料就寫得不錯。”

  提到那些報賬的假材料,我更加不自在了,又不好接話,只得裝傻低頭吃菜。

  見我沒說話,她又說道:“這學期快結束了,你在學習上有什么進步嗎?”

  我哭笑不得。心想,我來了一學期了,除了給你干活,你指導過我學習嘛?但話不能這么說:“謝謝老師這一學期的指導,我進步了很多。”

  雖然只是一句客套話,但李老師似乎很受用,滿意地點點頭。繼而開始介紹她的光輝事跡,又是去上海讀博、又是出國留學的,還鼓勵我好好干,說以后考博時可以給我推薦一位有名望的導師。

  說得差不多了,李老師開始進入正題。她說自己的省級課題快要結項了,“還有大概1萬元左右沒有用,需要在結項前報銷完”。我聽后,立刻明白這次吃飯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干活”。

  第二天我去財務處領完報銷單后,到李老師辦公室詢問諸如機票、火車票、住宿發票以及學術會議回執等課題結項欄目里標明的所需票據。李老師看了看我,說,這些事情你可以請教你師姐,以前怎么做的現在照辦就是。

  我走出辦公室,打電話向小璐師姐求助。小璐師姐倒很直爽,說:“其實票據這些事,你自己可以完成。按照以往,我們都是向同學們搜集車票、住宿票什么的就可以了。”

  “那怎么報呢?”我還是很疑惑。

  師姐估計是看我不開竅,聲音也提高了:“你就在報賬時候,在報銷單上把票據上的同學們的名字,直接加到課題組里面,然后代李老師簽字,證明這些人是課題組成員,他們的差旅費都是科研支出,就可以報賬了。”

  掛了電話,我只好在各個群里詢問同學們有沒有出差、回家以及住宿的票據,活像一個在街頭賣狗皮膏藥的人四處貼小廣告。但我等了兩天,湊到的票據總額還不到4000塊錢,加上李老師實際的開銷發票,總共才6000多塊錢。

  我只好打電話向李老師說明情況,李老師聽后,直接讓我去趟她家。到了,她拿出一張身份證和一份中國電信的寬帶賬單,說:“你去按這個號交兩年的寬帶費吧,3200塊錢,加起來差不多1萬了。記住報賬時,要寫上是科研所需的網絡費支出。”

  我看了眼,身份證并不是李老師的,但我不想多惹事,就拿著東西去交網絡費了。

  我按照報賬要求,小心翼翼將票據按照魚鱗狀貼好,并在報銷單上標明是課題組成員出差、學習以及交流的票據,并代他們簽字。之后的簽字蓋章依舊順利,我便獨自拿著材料去了報賬大廳。

  我專門找了個人多的報賬窗口排隊,覺得人多的話審核人員就不會對材料審核的太細。可能是我表現得有些緊張,排到我的時候,財務審核人員看了看我,問:“這個課題有那么多的成員參與嗎?”

  我心虛地點點頭。財務人員半信半疑,說讓我打電話給導師,她要核實一下。

  我心里舒了一口氣,但又有點郁悶——審核人員這是怕我背著導師報假賬裝到自己的腰包吧。不過好在電話打給李老師后,這筆賬就順利地報了下來。

  我還是有些后怕,第二天上午就去了李老師辦公室,委婉地說:“老師,我不想去報賬了,排隊太麻煩了。”

  李老師頭抬也沒抬:“那有什么麻煩的,你慢慢報就是了,不著急。”

  看她這么說,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直接問:“這么報,會不會被查出來?”

  李老師的臉色頓時陰了下來:“這么報怎么了?有什么問題嗎?”

  我嘀咕著:“這是假賬啊。”

  李老師當場就把手中的鼠標摔了,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我面前:“誰說是假賬?你不要亂說話!再說,假的也是你去報的,你有本事告我啊!”

  我被她這突然的怒氣嚇了一跳,沒敢說話,也沒敢看她。

  過了一會兒,她緩和了語氣:“現在都是這樣報賬的,你別有壓力,沒人會理這些小賬目。再說,我要說某個人是課題組成員,或者某項開支是科研開支,那它就是。誰還會為了幾百塊錢車票專門去調查某個學生是不是課題組成員嗎?”

  接著,她又說道:“你是我的學生,我是你的導師,那我們就是利益共同體,你明白沒?”

  面對這句明顯威脅的話,好漢不吃眼前虧,我點點頭,開口向她道歉。

  05

  2018年5月中旬,李老師主持舉辦了一個“地區研究研討會”,并邀請了北京和上海多位教授和專家——他們大部分都是李老師的同門。忙活了3天,研討結束后,又有一批經費需要報銷,除了經常報銷的差旅費,還需要報銷場地費、餐飲費、專家講座費以及專家咨詢費等等。

  我拿到的一大堆機票、住宿發票以及餐飲票據,確實都是這次研討會的票據,但李老師從電腦里導出的專家費用表中,有2位專家并沒有參與講座,需要報賬的報銷單中,很多數字也不對——比如場地費,多出了3個場地,用車次數也多出很多,沒有實際票據來證明。

  當我把這些問題說給李老師時,李老師直接說:“這兩位教授都是我博士時的老師,很熟悉,雖然沒來,但也為這次研討會的舉辦提供了很多建議,你直接找個人代簽字就是了。”

  “這個不太好吧,代他人簽字,需要授權吧?”

  “他們確實為這次活動做了很多貢獻,來不來只是過場而已。”李老師的語氣不容置疑。

  “那演講稿和咨詢表怎么辦?這個報賬時是需要審核的。”

  “我這有份課件,你和你師姐一起改一下。放心,沒什么問題,專家咨詢費這些,領導具體詢問時也是詢問我,問不到你的。”李老師說。

  當天,我就按照李老師的指示,去打印了一張簽到表和幾份專家意見表,回到宿舍后,我就讓室友們幫忙,分別代表那些沒來的專家簽字。

  室友李東笑著說:“大兄弟,你這成了造假專業戶了,也不怕被查到?”

  另外一個室友反駁道:“不至于,很多研究經費都被這幫黑心老師們給挪作他用了,每次金額也不多,沒事。”

  “也是,你看我的導師,也有幾次這么報的,虛開發票。”李東說。

  他們兩個你一言我一語,我不知道怎么接話,只一直嘆氣,心想:自己怎么攤上這些個事?

  李東遞給我一根煙,勸我以后最好不要再這么報了,有風險。我沒有接煙,不滿地說:“你導師的課題組不也常這么報賬?”

  李東笑了笑,說“不扯了”。

  簽完字,接下來就是專家的咨詢表和演示稿件了。這個我已經有了些經驗,無非是寫材料而已。這次研討會主要是探討區域研究問題,對于那2個未與會但又需要報賬的教授,我自己搜集資料、制作演示大綱,并在專家意見欄上讓室友寫了幾句點評,然后,去網上找到這兩位教授以前外出演講的照片,找室友幫忙P時間、地點和標題,打印出來,如此,就算完成了。

  至于多出的場地費和車輛使用費,我一個學生難以應對——畢竟我跟酒店和出租車輛公司的人不認識。可是沒幾天,李老師就找到我,給我了一些票據,說這事她已經搞定了,“找人開個票據小意思”。我看了下票據,跟一開始李老師擬定的報銷單金額完全一致。

  說實話,前兩次報假賬時,我心里對導師極為不屑。但這次,沒想到外校的教授也是一路貨色,不干活卻撈錢。至于酒店和租車公司,也是為了賺錢不顧道德。想到這里,我心里稍微好受了些。室友也說,這不是我的過錯,要怪也是怪學院和財務部門,他們工作這么不盡職責,才導致假賬發生。

  像以往一樣,我按照報賬要求,將所有票據粘貼好后,輕車熟路地去找院長和財務領導簽字,再去隔壁蓋個章,最后去排隊報銷。

  這批報賬資金,一部分進了李老師的公務卡,一部分則給了那些專家、酒店和租車公司。一如既往,一周左右到賬。

  06

  研二上學期剛開學時,學校來了位新校長,主持實施了新的報賬制度,說要糾正以往的報賬亂象。新的財務章程規定不能讓學生去報賬,必須由學院的助理報賬。這么做的原因,一是禁止部分導師將學生當作免費勞動力。二是防止部分導師報賬時虛開票據,或者學生報賬不懂得流程,導致報賬混亂。

  更重要的是,新的報賬制度要求銀行流水必須是從建行(學校的師生卡由建行發放)柜臺或自助機打印出來,并且要有簽章,而且在差旅費報銷中,還有“課題組成員必須是該導師的碩博研究生”等一系列要求。

  一開始聽到這個消息,我如釋重負。然而,事情證明,我還是太天真了。

  一周后,李老師給我和新來的師弟各發了一張“科研/報賬助理申請表”,要我們按照格式好好填一下,然后交到院里行政專員那里簽字蓋章。

  師弟顯得很高興,因為李老師說,填好這個,每月會給他發放一筆“科研助理費”。我看著師弟,沒好意思跟他說導師許諾給我“生活費”,一年多從來就沒見過影子。

  當然,沒告訴他導師的手段,主要還是因為我存了些私心,希望師弟能趕快接手報賬事項。我實在不想再這樣報賬了,我希望能抽出時間學習,準備考博。

  過了幾天后,李老師說她已將我和師弟加入了她之前申請的一項校級課題中。師弟很高興,但我卻高興不起來——師姐和師兄早就告訴過我,這只是掛個虛名而已,到時候發放經費,雖然會發到我們卡上,但實際上還是要轉給導師的,自己什么落不下。

  果然,到了學期期末,李老師將我和師弟叫到辦公室,讓我們辦理學生參與課題經費發放的事情:“報的學生參與科研費用,先發到你們卡里,你們收到后轉給我,我按照你們的參與成果調整下,再發給你們。”

  師弟愣了一下,看了看我,我微笑著點下頭。師弟看到后,也表示同意。

  這個報賬很簡單——我和師弟將課題中期成果、成員信息等打印出來后簽字確認,之后填好檢驗表格,交給院里領導簽字、蓋章;再填好資金發放表,交到財務簽字蓋章;賬目報完后過了一周左右,這些應發給助研學生的科研款項,就發到了我們的學生卡里。

  按照李老師要求,沒幾分鐘我倆又完完整整地將這些錢轉給了她,總計4100元。

  轉錢的時候,師弟還發微信問我:“師兄,上次李老師說按照科研參與的成果大小,再將錢發給我們,是怎么個評價標準呢?按寫的材料多少,還是發的論文等級?”

  我不知道該怎么回復他,心里又有些愧疚。跟室友商量來商量去,我最終決定跟師弟坦白,于是回復道:過兩天出來聊聊吧,具體情況到時候再說。

  師弟回復說可以。

  我以為這次報賬的事可以暫告一段落了,沒想到,我們還沒聊上,師弟就直接捅了馬蜂窩。

  07

  師弟可能是從別處聽到了風聲,直接去學校財務稽核部門揭發了李老師。

  我知道后心里七上八下,生怕捅出以前報賬的事情來。我在宿舍不住地抱怨,卻不知道是該怪這個師弟“不懂事”,還是怪自己當時報賬時選擇了屈從導師。

  兩天后,李老師突然打電話過來,讓我到她家里去一下。我進門時,看見張院長也在。李老師顯得很輕松:“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你這個師弟,當時進來時我就不喜歡,心眼太壞。這次估計是出于誤解,向學校說了些不該說的話,學校決定要核查一下報賬的事。”

  “具體核查哪些呢?嚴重嗎?”我急切地問道。

  “能有什么事?就是稽核部門對賬目再次審核下而已。張院長說了,只是走個流程罷了,至于范處長,他也說沒什么事。到時候你知道怎么說話吧?”

  我沉默了,點了點頭。

  當天晚上,小璐師姐突然聯系我,說讓我看下支付寶。我打開支付寶一看,發現是小璐師姐給我轉了1000塊錢,說這是導師給的——從沒兌現過的“生活費”,會在這個節骨眼上發過來,真是夠缺德的,我不禁罵出了聲。

  跟室友商量后,我撥通小璐師姐的電話,要把錢轉回去。師姐聽后,說轉不轉都一樣,讓我自己決定。掛了電話,我直接把錢轉了回去,并向師姐保證我不會亂說話。

  過了兩三天,學校財務稽核處打電話給我,說有關李老師報賬的事情要了解下。我聽后整個人都呆了,室友們也面面相覷,停了好一會兒才給我支招說:“你就說你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個跑腿的,他們應該不會為難你。”

  我無可奈何,想了想,也只能這么辦了。

  那天下午,我戰戰兢兢地去了財務稽查科,進去后不知道是站著還是坐著,頭也不敢抬起,甚至到現在也想不起來我是怎么坐到椅子上的。只記得這些稽核人員的態度很好,像平時聊天一樣,先問了我一些學習情況,慢慢地我放松下來。

  “李老師的部分賬目中,有些材料需要補充,你報賬的時候發現了嗎?”看到我放松了,坐在我對面的一個胖子問。

  “我不知道,沒見過,都是走流程的。”我回答道,“我就是幫老師跑腿的。”

  我心里不禁緊張起來,手心也冒了汗。

  坐在我對面的財務稽核人員對視了一下,就沒再次問我關于報賬的事情了。另一個年長的人,看起來應該是領導,緩緩跟我說道:“孩子,以后做事認真點,謹慎點,別出岔子。我知道,你們研究生為了一紙學歷不容易,回去后把心思放在學習上。”

  我聽后趕緊點點頭。

  出來的時候,我整個后背都濕透了,在門口等待的室友趕緊扶我回宿舍,到了宿舍,我直接癱在了椅子上,好久才緩過神來。之后,我在宿舍待了好幾天都沒出去。

  又過了一周左右,李老師被給予警告處分,原因是“不尊重學生,且沒有盡到導師責任”。而那個師弟則被李老師從“碩士生指導群”里踢了出去。

  08

  過了大概半個月,到了今年1月份,師弟突然打電話給我,說自己申請換導師沒有成功,沒有導師愿意接收他,所以想讓我幫他給李老師求求情。師弟的聲音聽著有氣無力的,出于同情,我沒多猶豫就同意了。

  第二天下午,我陪師弟一塊去了李老師辦公室。說明來意后,李老師對師弟的道歉表現得很寬容,當場就把師弟拉回到了碩士生的QQ群里,并說了一番“人非圣賢,孰能無過”之類的話。師弟也當場表示,以后不會再犯這種錯誤。

  看起來一切皆大歡喜。可過了幾分鐘,李老師又交給了我和師弟一份教改課題材料袋和報賬單,讓我們趁財務還未關賬,趕緊把新的教改課題項目資金報銷下。

  我謹慎地將材料袋接到手里,摸了下,里面是空的,高興的心情一瞬間煙消云散。

  走出辦公室后,像去年小璐師姐一樣,我請師弟到附近的菜館吃飯,并說明了一切。師弟聽后選擇了接受。當晚,師弟就根據我發給他的那些舊材料,開始“寫”新的教改材料。我實在不想再摻和這事了,便放手隨師弟自己弄去了。

  而我的消極態度,直接導致了接下來的沖突,也讓我徹底失去了繼續忍氣吞聲的耐心。

  3月份,研二下學期開學沒多久,有關畢業論文設計事情需要李老師簽字,那天我到了辦公室后,發現她并沒有簽字,而是板著臉說:“你師弟上次沒報完賬,你為什么不去幫忙?這兩天去跟你師弟趕快報銷下。”

  又是報賬的事,簡直沒完沒了了!——但為了讓她簽字,我只好忍著說:“老師,現在才剛開學,要不等期末一塊報吧。”

  “等期末?你就會偷懶嗎?你不知道期末人多嗎?”說完,她就忙自己的事去了。我在辦公室站了一會兒,覺得不好再跟她糾纏,便回去了。

  讓我沒想到的是,第二天,李老師打電話說我的論文設計不合格,她不能簽字,并說鑒于我混學歷的學習態度,很有可能會影響到我之后畢業。我聽后十分惱火,認為她是在故意刁難——這個論文設計一開始她是同意通過的。我打電話問她:“老師,論文設計問題到底在哪?可以說的具體點嗎?”

  她沒理我,直接掛了電話。

  我氣不過,徑直去了她的辦公室,結果自然話不投機:她讓我先去把賬報了再說,而我則讓她說明不能簽字的原因。我們爭吵起來,我忍無可忍,心想這又不是什么名校的研究生,何必如此低聲下氣?

  “我不報賬,你也別簽字了,老子不要這學位了!”我摔門而出。

  回到宿舍后,我冷靜下來,既然自己已把話說出來了,那也沒必要再腆著臉留下來,而且鬧到這步田地,以我對導師的了解,她定會再次刁難,說不定又是讓我去報賬。想了幾天后,我又跟高中好友阿哲聊了一下,他寬慰我“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大不了再考一次,要是擔心時間成本的話,就考個在職的,畢竟,人生不止一條出路。

  話雖如此,可就這樣放棄快兩年的努力,我實在心有不甘。接下來的大半個月里,我一直在糾結,直到4月初,我才下定決心,登錄學校教務官網,填寫了退學申請。同時,我向阿哲所在的公司提交了個人簡歷。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菜场卖水果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