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岳青山:從毛主席一生只睡木板床體會共產黨人的初心

2019-11-05 14:06:56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岳青山
點擊:    評論: (查看)

  引言:毛主席自甘清貧,嚴于律已,吃苦在前,“不圖自樂”,一生只睡木板床,堅決“拒睡”沙發床,固執得不許一次變通,沒有一天例外,始終保持革命年代艱苦奮斗的優良作風。這是為什么呢?有人認定,這乃區區小事!然而,毛主席卻有其戰略的思考,對“艱苦奮斗”這四個大字,看得更遠,想得更深。他號召全黨各級領導“保持艱苦奮斗的優良作風”,要做表率,自己也就要做了“表率的表率”。

  首先是,艱苦奮斗是不忘“初心”的必然要求。艱苦奮斗決不是小事。它既是牢記“初心”,全心全意“為勞苦的人民服務”的必然要求,又是共產黨人的政治本色的具體體現,更是“打破“歷史的周期率”,不當“李自成”的重要環節。在毛主席的領導下,前三十年全黨干部基本上保持了艱苦奮斗的優良傳統,保住了黨的無產階級先進性,清正廉潔,為世所公認。這樣的共和國的開國領袖,廣大的勞動人民能不發自內心地永遠崇敬和懷念?

  毛主席是我們共和國的開國領袖,建國后的27年始終保持艱苦奮斗的共產黨人的政治本色,自甘清貧,為全黨樹立了光輝的榜樣。穿衣、吃飯,工作,睡覺,可謂人生四件大事。毛主席的“睡覺”有著與從不同的特殊“講究”,傳頌著許多感人至深的故事,發人深思。

  1949年3月,毛主席率領中共中央機關離開西柏坡,進駐北平,入住香山雙清別墅。大家高高興興,誰也不曾料到,當他第一次走進自己的臥室,就發生了“木板床風波”。原因只是,他對臥室那張彈簧床極不滿意。其實,這張豪華氣派的彈簧床,是以前主人留下的。警衛員在布置房間時感到很稀奇,坐在上面像沙發一樣柔軟舒適。他們覺得主席以前一直睡木板床,現在解放了,應當讓主席睡一張舒服的床了。然而,這同毛主席想的完全不同。所以,當毛主席走進臥室,一眼看到那張彈簧床,就很惱火,聲音很高地對工作人員說:

  【“為什么要給我買這樣的床?這張床比木板床要多花多少錢?為什么昨天能睡木板床,今天就不能睡了?我睡木板床已經習慣了,覺得睡木板床很好,我不喜歡這個床。”】

  并指示警員趕快撤走彈簧床,他說:

  【“我還是睡木板床舒服。”】

  毛主席發火引起工作人員無奈、不安,雙清別墅沒有木板床,西柏坡用的木板床又沒帶來,這可怎么辦?大家想來想去,一致認為,還是勸主席暫時先在彈簧床睡一覺,告訴管理科第二天想辦法搞木板床。衛士武象庭將大家的意思告訴毛主席,毛主席聽后連頭也不抬地說:等你們弄了木板床我再睡。于是,管理科只好請木工師傅,緊鑼密鼓為毛主趕做了一張大木板床,毛主席感到很滿意,便上床休息了。

  這次“木板床風波”過后,毛主席對工作人員解釋說:

  【“人生幾乎有一半是在床上的,至于我更比一般人在床上度過的時間要長很多。因此,我的床一定要搞舒服一些。”】

  這是因為,他喜歡臥床辦公,看書、學習,要求木板床還能放些書,能隨手拿到。(韶山毛澤東紀念館編著:《毛澤東生活檔案》下冊,第673-674頁)

  1949年底,毛主席第一次訪問蘇聯。蘇方安排在斯大林的第二別墅下榻。飯后,毛主席在師哲的陪同下,看辦公室和臥室。毛主席按了按自己臥室的床,又看了看床上那高級被褥,皺了皺眉頭說:

  【“我睡不了這種沙發床,還是把我用的東西和書拿來。”】

  他還使勁按了按床上的鴨絨枕頭,笑著說:

  【“這能睡覺?頭都看不見了。”】

  衛士李家驥在一旁接話說:

  【“主席,我們把墊子掀開,鋪上塊木板就行了。”】

  毛主席聽后連連點頭,表示贊同。并囑咐說:

  【“不能去麻煩人家。我們自己想辦法。”】

  毛主席回辦公室開始看文件,衛士則量好床的尺寸,然而由葉子龍送大使館。傍晚,大使館派人送來一塊新的木板。于是,大家開始給毛主席換“新床”,將蘇方準備的被褥、彈簧床墊換掉,換上木板,將毛主席自帶的舊褥子、白床單、灰毯子、毛巾被、蕎麥皮枕頭放好。

  只是,中國同志的這一做法使蘇方工作人員很不理解。師哲向他們解釋說:“毛主席同志有用自己被褥的習慣”,這樣才好睡一些。蘇方隊長還是聳了聳肩膀,表示不甚理解。(李家驥:《領袖身邊十三年》上冊,第115-116頁)

  1950年2月,毛主席和周恩來訪蘇歸來,不顧十幾天坐火車的辛勞,馬不停蹄地對我國經濟當時比較發達的東北作短暫調研。

  1950年2月27日毛主席到達黑龍江省(時名“松江省”)的哈爾濱。下午6點在會見省市委領導時,毛主席告誡大家:

  【現在大家進了城,住上了樓房,還坐上了小汽車。但“大家要努力貫徹執行黨的七屆二中全會精神,進城之后還要繼續保持艱苦奮斗的優良作風。”】

  并特別強調:

  【“我們共產黨人是為人民服務的,我們必須吃苦在前,只有把人民的事情辦好了,我們共產黨人才可以考慮辦一辦自己個人的事。如果我們的黨員中出現了先為自己辦事的人,那就要毫不客氣地把他開除出革命隊伍。”】

  在毛主席的臥室里,工作人員為了讓他休息好,特意準備了高檔歐式鋼絲彈簧床和新做的綢緞被褥。毛主席來到臥室向周圍看了一下后說:

  【“這里真闊氣!”】

  又走到床前,用手按了按,一看是軟床。他說:

  【“噢,這么漂亮的床!,我沒有這福氣,享受不了這東西。”】

  葉子龍答道:

  【“主席,你試睡一晚,如果不適應,以后到別處就不睡這種鋼絲床了……”】

  毛主席卻正色道:

  【“地方同志的心情我理解,但是我們國家還很窮,人民群眾很苦,我們不能搞的這么鋪張。”】

  接著又語重心長地說:

  【“以后還是老樣子,我們到外地,一是自帶行李,不要用各地的行李,如果每到一地就換一套,太浪費了;二是不要用我的名義,向地方隨便要東西;三是我們能辦的事,要自己辦,不要過多的麻煩地方,不能給他們出難題。你現在就讓他們把被褥和鋼絲床撤走,換上木板床,然后把車上我的行李拿來。”】

  衛士李家驥只好驅車到哈爾濱火車站備用車庫,取回主席日常睡覺用品。鋪好木板床,放好枕頭,毛澤東看后高興地說:

  【“還是我們的好!用這么好的東西,沒必要。如果到一個地方換一套,我用了的別人怎么用?那是浪費!”】

  然后,毛澤東點著一支煙,像是對別人,又像自言自語:

  【“全國人民都睡硬板床,讓我一個人睡彈簧床,我能睡覺嗎?”】

  這一晚毛澤東睡得很好,足足睡了罕見的五個小時!(王玉利:《毛澤東訪蘇歸來》第47-48、50頁)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毛主席頻繁外出,足跡幾乎遍及全國大江南北。有一年,毛主席參加廣州會議后,來到武漢。湖北省委在東湖安排了當時能找到的一張高級彈簧床。毛主席住下后不聲不響,衛士們頗為奇怪。第二天,人們推開房門一瞧,嚇了一大跳。原來,毛主席竟然通宵睡上地板上! (韶山毛澤東紀念館編著:《毛澤東生活檔案》下冊,第673-674頁)

  1965年春夏之交,毛主席在湖南長沙視察時,得知井岡山通汽車了,非常高興。他決定重上井岡山。據毛主席的隨行警衛員回憶:汪東興和湖南、江西兩省公安部門領導提前去看了路線。回來向毛主席報告,從這里出發,一天到不了。要不,就在中途的縣里住一下,讓他們提前準備好。可毛主席卻說:

  【“不要準備,有個茅棚就可以了。”】

  當我們途中經過茶陵縣時,天下起雨來,為了安全起見,便在茶陵縣住宿。這時主席又指示隨行人員,不要住招待所,也不要給縣里打招呼,借縣委辦公室住上一晚就可以了。南方的初下,天氣非常炎熱。毛主席在縣辦的一個單間里,放下行軍床就休息了。我們工作人員把辦公室的桌子拼起來,幾個人擠在一起湊合著。當時屋里蚊子很多,咬得人難以入睡。主席又不讓去借蚊帳,我們只好想辦法找來當地一種土制的“蚊香”點著熏蚊子,弄得滿房子煙霧。

  毛主席就這樣睡了一晚,第二天接見茶陵縣委、縣政府領導成員后,就驅車重上井岡山了! (中共湖南省委黨史研究室編著:《毛澤東五十次回湖南》第246頁)

  直至1976年9日,毛主席走完了一生的最后時刻。從身邊護理人員那兒得知,仍是睡在“木板床”上,安詳地“去見馬克思”了!

  這就是我們共和國的開國領袖毛主席!

  過去革命戰時時期,生活艱苦,只能睡木板床,建國后條件好些了,也仍然睡木板床。年年月月日日,京城內外,國內國外,始終只睡木板床。沒有一天“例外”,不許任何“變通”。從未妥協,堅韌、固執、死板得到了“不近情理”、不可“理喻”的地步。作為開國領袖毛主席如此艱苦奮斗,古今內外,哪個可與比肩。

  這是為什么呢?

  有人認定,這乃區區小事!

  然而,毛主席卻有其戰略的思考,對“艱苦奮斗”這四個大字,看得更遠,想得更深。他號召全黨各級領導“保持艱苦奮斗的優良作風”,要做表率,自己也就要做了“表率的表率”。

  首先是,艱苦奮斗是不忘“初心”的必然要求。

  毛主席一生,始終牢記“初心”,“以一生的力量為勞苦的人民服務,將革命事業奮斗到底。”(《毛澤東年譜》1949-1976年第1卷,第382—383頁)一切“為勞苦的人民”著想,卻自甘清貧,不圖享受。他領導大家鬧革命,搞建設,當然知道是為了發展生產,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需要,也當然知道彈簧床比硬板床更舒適,是“享福”,那又為何如此固執得非睡木板床不行呢?

  這是因為,牢記“初心”,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就得吃苦在前,艱苦奮斗,只睡木板床,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看看他自己怎么解釋為何天天非睡木板床不可的幾條道理,也就再清楚不過的了:

  他說:

  【“為什么要給我買這樣的床?這張床比木板床要多花多少錢?”】

  這是國家的錢,人民的錢!,他感到心痛!

  他說:

  【“我們國家還很窮,人民群眾還很苦,我們不能搞的這么鋪張。”】

  這里想的是“勞苦的人民”!

  他說:我們共產黨人是為人民服務的,我們必須吃苦在前,只有把人民的事情辦好了,我們共產黨人才可以考慮辦一辦自己個人的事。這里表明,一國主席,以普通勞動者自居,率先垂范,吃苦在前。

  他說:

  【“全國人民都睡硬板床,讓我一個人睡彈簧床,我能睡覺嗎?”】

  這里說的更是自甘清貧,只“為勞苦的人民服務”!

  可見,毛主席堅決只睡板床,無不時時處處心系勞苦人民的結果。

  其次是,把艱苦奮斗視為共產黨的政治本色。

  毛主席建國后反復號召全黨一定保持革命年代艱苦奮斗的優良傳統。

  1956年11月,毛主席八屆二中全會上作了深刻的回答,艱苦奮斗是共產黨的政治本色,他說:

  【“我是歷來主張軍隊要艱苦奮斗,成為模范的。一九四九年在這個地方開會的時候,我們有一位將軍主張要提高薪水,有許多同志贊成,我就反對。他舉的例子是資本家吃飯五個碗,解放軍吃飯鹽水加一點酸菜,他說,這不行。我說這恰恰是好事。你是五個碗,我們吃酸菜。這個酸菜里面就出政治,就出模范。解放軍得人心就是這個酸菜,當然還有別的。現在部隊的伙食改善了,已經比吃酸菜有所不同了。但根本的是我們要提倡艱苦奮斗,艱苦奮斗是我們的政治本色。錦州那個地方出蘋果,遼西戰役的時候,正是秋天,老百姓家里很多蘋果,我們的戰士一個都不去拿。我看了那個消息很感動。在這個問題上,戰士們自覺地認為:不吃是很高尚的,而吃是很卑鄙的,因為這是人民的蘋果。”】

  可見,在毛主席看來,艱苦奮斗是共產黨的政治本色;“酸菜里面就出政治”,出革命精神,木板床里也出政治,出革命精神;保持艱苦奮斗的優良作風,就能自覺地做到不拿群眾“一針一線”,不吃人民一個“蘋果”,“不吃是很高尚的,而吃是很卑鄙的”;“解放軍得人心就是這個酸菜”,共產黨得人心也是這樣。

  因之,毛主席又對自己“保持艱苦奮斗的優良作風”,必然要求更高、更嚴,做得更好、更徹底,甚至“不近人情”,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最后,更重要的是,毛主席還把艱苦奮斗看成“打破“歷史的周期率”,不當“李自成”的重要環節。

  毛主席歷來強調,中國革命、建設成敗的關鍵,取決于黨的領導,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在他的戰略大棋盤里,共產黨執政后,如何打破“歷史的周期率”,“不做李自成”,是一個關系黨和國家的生死存亡的問題。

  這也是習近平總書記說的:

  【“我看能打敗我們的只有我們自己,沒有第二個人。”】

  本來,早在1945年7月4日,毛主席與黃炎培(時任國民黨政府的國民參政員等職)就曾進行了著名的“延安窯洞對話”。黃炎培坦誠地說:

  【“我生六十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政黨、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有能夠跳出歷史周期率的支配力……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取辱’的也有。總之,沒有能跳出這個周期率。中共諸君從過去到現在,我略略了解了的,就是希望找到一條新路,來跳出這個周期率的支配。”】

  毛主席十分自信地回答說:

  【“我們共產黨已經找到了新路,能夠跳出這個歷史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然而,四年過后,毛主席領導全國軍民經過人世間罕見的、長期的浴血奮戰,真正是推翻了“三座大山”,奪取全國政權之后,卻對跳出“歷史周期率”的“這條新路”,反倒“又不那么自信了。”這就是他所說的:

  【“當我們就要取代蔣介石的統治的時候,似乎這種信心就又不那么自信了。”】

  從1949年3月5日,毛主席《在中國共產黨第七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的報告》中向全黨敲響警鐘,就不難看出,他已經預感到“執政防腐”,將會是何等艱難。

  他說:

  【“因為勝利,黨內的驕傲情緒,以功臣自居的情緒,貪圖自樂,不愿意再過艱苦生活情緒,可能生長。因為勝利,人民感謝我們,資產階級也會出來捧場。敵人的武器是不可能征服我們的,這一點已經得到證明了。資產階級的捧場則可能征服我們隊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這樣的共產黨人,他們在敵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稱號;但是經不起人們用糖衣裹著炮彈攻擊,他們在糖彈面前要打敗仗。我們必須預防這種情況……這一點現在就必須向黨內講明白,務必使同志們繼續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使同志們繼續保持艱苦奮斗的作風。”(《毛澤東選集》第4卷,第1438-1439頁)】

  1949年3月23日,毛主席率領中共中央機關,離開西板前往北平。臨行前,他對周恩來說,

  【“今天是進京的日子,赴京趕考去”。】

  周笑答,我們應當能考試及格,不要退回來。毛主席說,

  【“退回來就是失敗了。我們決不當李自成,我們希望考個好成績。”(《毛澤東年譜》1983-1949下冊第469頁)】

  然而,“不當李自成”,又談何容易!

  如前所述,1949年3月25日,毛主席入住北京香山雙清別墅的第一個晚上,迎來的現實,就是自己常年睡的木板床被扔掉了,換上了豪華的彈簧床。他能不想到:這是怎么的呀?自己才號召全黨做到“兩個務必”,才提出“我們決不當李自成”,怎能進城后就把木板床扔掉?“為什么昨天能睡木板床,今天就不能睡了?

  與此同時,周恩來向他說及,各民主黨派的負責人先后到了北平,大家都想來拜會主席,希望主席提前作出安排。不料,毛主席聽后卻說:

  【“請通知有關方面,我明天要會見黃任老。”】

  周恩來猶豫了一下,告之:黃任老不久前在地下黨的幫助下,逃離上海,二十三日經香港乘船到達天津,今天由天津坐火車抵達北平后,又馬不停蹄地趕到西苑機場,參加主席和黨中央領導人的入城閱兵式,故以商量的口氣說道:

  【“黃任老上了年歲,是不是推遲幾天再見為好?”】

  毛主席不假思索地回答:

  【“不,明天請黃任老好好何休息一個白天,晚上我要和他作竟夜長談”。】

  這究竟是為什么呢?

  連周恩來都怔了一下,困惑不解,怎么也想不出,毛主席在入住北京的第二天就如此急著要先和“黃任老作竟夜長談“?

  原來,毛主席此時此刻想的是,共產黨“坐天下”,比起“打天下”更難、更難!所以,他迫不及待非要把黃炎培作為“進北平后第一個請教的先生”,以接著向黃任老請教:“我毛澤東如何才走出您說的那個怪圈”,作為四年前“延安窯洞對話”的繼續!

  這就是毛主席3月26日晚上同黃任老再次竟夜長談中說的:

  毛主席說:

  【“當年我曾是傍聽先生教誨的晚輩,而今,您又是我進北平后第一個請教的先生”,“今天下午,我謝絕一切應酬,又認真地拜讀了您的大作《延安歸來》。”】

  黃任老:

  【“區區小文,何勞主席來讀它!”】

  毛主席說:

  【“有收益啊!黃任老,今晚請你來,就是想接著請教,我毛澤東如何才走出您說的那個怪圈:‘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歷史周期率”。”】

  黃炎培聽后十分感動,因為他所知的得天下的帝王將相中,沒有一位是在“喝慶功酒”的時候,就考慮國家的興衰的。他沉疑片刻后說道:

  【“我記得你當年在延安非常自信地對我說:‘我們找到了新路,我們能跳出歷史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

  毛主席為輕輕地嘆了一聲,

  【“我是說過這樣的話,可是,當我們就要取代蔣介的統治的時候,似乎這種信心就又不那么自信了。”】

  黃任老說,

  【“我看,主席這種不那么自信,就是最好的防范這一周而忽始的怪圈的象征。”】

  毛主席微微地搖了搖頭,遂又打開《延安歸來》,頗動感情地念了上面引的那段名言,問道:

  【“黃任老,我想您應該知道此時、此刻,我毛澤東在想什么了吧?”】

  黃任老:

  【“我知道,我十分知道,你希望我說的幾句話: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取辱’的也有。在你所開創的新的歷史中杜絕出現!”】

  毛主席猝然把頭一昂,

  【“知我者,黃任老也!怎么樣?為了共產黨治理的新中國不受、或者少受這個周期率的支配,您要做我的諍友啊!”】

  他們這次談話,持續到午夜。

  可見,建國伊始,在毛主席的戰略思考里,打破“歷史的周期率”竟是如此突出,如此重要!

  3個月過后,毛主席、周總理1950年3月27日訪蘇歸來,在東北作短暫調研,碰到了現實更是他始料不及:當晚黑龍江省委和哈爾濱市委領導為他及同行的胡志明主席舉行的“接風冼塵宴會”,美味佳肴,非常豐盛。毛主席礙于胡主席的面子,只是眉頭緊鎖,吃的很少,之后就對陪同的領導提出了批評,不應當大吃大喝;在入住的臥室時,又發現當地領導特意為他準備高檔歐式鋼絲彈簧床和新做的綢緞被褥,他堅決不享那個“福“;28日來到沈陽,宴請的檔次一地比一地高,越來越豐盛,餐后,毛主席在會議室會當著東北的領導們批評說:

  【“今晚的飯菜過多,同志們,我們是人民的公仆,是為人民服務的,你們一層一層仿效下去,這樣吃起來,在人民群眾中將會有什么影響?你們應重溫七屆二中全會精神”。】

  29日毛主席在東北局領導干部會上的講話時更是尖銳指出,

  【“我和恩來等路過東北,主要想了解東北的工作情況,了解東北地方的工業生產情況,發現浪費太大。我在哈爾濱提過不要大吃大喝,搞那么豐盛干什么?”】

  他甚至憤憤地扔下重話:

  【“你們要做劉宗敏,我可不當李自成!中央三令五申,要謙虛謹慎,戒驕戒躁,要艱苦奮斗,你們應當做表率。”(《李家驥:《領袖身邊十三年》上冊,第167、168、169頁》)】

  毛主席嚴于律已,自己也就要作了表率的表率。

  總上可知,毛主席自甘清貧,嚴于律已,吃苦在前,“不圖自樂”,一生只睡木板床,堅決“拒睡”沙發床,固執得不許一次變通,沒有一天例外,始終保持革命年代艱苦奮斗的優良作風。艱苦奮斗決不是小事。它既是牢記“初心”,全心全意“為勞苦的人民服務”的必然要求,又是共產黨人的政治本色的具體體現,更是“打破“歷史的周期率”,不當“李自成”的重要環節。在毛主席的領導下,前三十年全黨干部基本上保持了艱苦奮斗的優良傳統,保住了黨的無產階級先進性,清正廉潔,為世所公認。這樣的共和國的開國領袖,廣大的勞動人民能不發自內心地永遠崇敬和懷念?今年國慶長假,前來韶山瞻仰開國領袖毛主席故居的人多達39萬,真是公道自在人心!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菜场卖水果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