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華為的屈原——李洪元的坎坷命途是誰造成的?

2019-12-03 17:30:13  來源: 旗幟時評   作者:連廣宇
點擊:    評論: (查看)

  洪元一生唯謹慎,正非大事犯糊涂。

  雖然蒙受了不小的冤屈,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但是李洪元依然游刃有余地解決了飛來的橫禍。這種否極泰來的階段性結局,主要是因為他的謹慎,異乎尋常的謹慎。

  至于任正非,大概還沒整理好措辭,輿情爆發至今還沒個軟話。不過刪帖工作卻搞得風生水起,毫無意外地引起了二次眾怒。

一、李洪元決心舉報歪風

  李洪元,2005年10月從浙江巨化集團離職,加入華為杭州,擔任企業安全與存儲產品線的研發,后來被調去呼和浩特和印度新德里做過市場和銷售,還在網絡能源產品線下面的營銷工程部做過秘書。他在華為的最后一個部門是太陽能逆變器業務部(深圳),這個部門是相對公司主流程獨立運營的。李洪元帶領一個九人的小團隊,負責業務流程梳理。

  “我當時所在的逆變器業務,是一個通過政府補貼而存在的行業。銷售毛利低,想要賺錢只能把規模做大。部門業務造假很早就開始了,公司大量資金被占用,倉儲、存貨方面都承擔著巨額損失。出于我對華為的感情來說,我覺得我必須要把這股歪風給遏制住,所以我就在2016年11月舉報了。”

  ——《界面新聞對話華為被拘251天前員工》

  面對歪風邪氣,不愿同流合污。壯哉!雖然略有些自作多情的意味,畢竟這華為既不是國營企業又不是人民公社,李先生在其中不是主人翁而是打工仔,但是涉及到私企前途命運和政府補貼問題就要緊了,該先生又是感情真摯的老員工,拼了老命做一回賈府的焦大,也是合情的。

  2016年11月21日晚間10點24分,李洪元向公司發送了舉報郵件。

  “舉報之后我就明顯感覺到主管開始針對我,比如他不批我的出差,又比如我手下的人離職,我要補人,但他也不允許把我看中的人調進來。”

  “隨后,我察覺到我在工作中可能受到打擊報復。2017年7月,我被徹底邊緣化。”

  舉報人信息大概率被出賣,不僅官場如此,商場也是如此。李洪元的舉報信若是石沉大海也就罷了,雖然沒有解決問題,但起碼自己沒被解決??墒巧蠈拥膬裙沓鲑u了他,導致他陷入了明槍暗箭之中。

  李洪元頓成驚弓之鳥,他沒有打倒歪風邪氣,而幾乎被歪風邪氣打倒。他身處摯愛的華為之中,卻更像進了敵國,驚慌失措取代了嫉惡如仇,瞻念前途不寒而栗,卻仍不甘退走,只好先圖自保。

  “后來,我就隨身帶著錄音筆,這個習慣挽救了我。”

  ——《極晝工作室和李洪元的對話》

  這真的是個催人淚下的黑色幽默。在聞名遐邇的華為旗下,敢于舉報歪風邪氣的員工,竟然四面楚歌,不得不隨身攜帶錄音筆保護自己,而且之后的遭遇還雄辯地證明:這個習慣絕不是杞人憂天!錄音筆君,簡直就是他的救命恩人!

二、舉報人被殺雞儆猴

  2018年1月31日,李洪元被勸退離職。

  2018年2月2日,華為人力資源委員會發布了《對逆變器業務部業務違規責任人的問責決定》。

  這相當可笑,舉報人被“勸退離職”,被舉報人只是“被問責”,而且時間上還是舉報人吃虧,拖了一年多,最后還是舉報人先走,沒有給舉報人一種“得勝”的感覺。保護舉報人的工作如此失敗,誰還敢爭相效仿?或許,李洪元就是被“殺雞儆猴”了。借問舉報何下場,華為遙指李洪元!那十九萬員工,還不噤若寒蟬?

  當然,表面上李洪元的“被離職”也是說得過去的。他在華為十幾年了,還是個42歲的老員工,按照“中年危機”理論,此時離職是正?,F象。如果大家好合好散,對李洪元未嘗不是一件幸事。他本來就有創業的想法。

  但是,他仿佛是把人家得罪狠了,整個2018年都不得消停。

  界面新聞:賠償具體是怎么談的?

  李洪元:是在2018年1月31號,網絡能源產品線的HR的何某來跟我談,給出的方案是N+1(含年終獎),我不認同這個方案,提出了2N,最后他們很爽快地答應了,雙方簽署了離職協議。談判過程長達兩個小時,中途有說有笑,我沒有任何敲詐勒索的言辭,也沒有提到之前舉報的事情。

  界面新聞:最終你收到了多少賠償?

  李洪元:2018年3月8日,我來深圳簽了確認書,當天下午收到由何某秘書周某私人賬戶轉來的大概30萬元。我疑惑過,為什么是私人賬戶,還曾打電話給60169(華為HR熱線)詢問原因,但對方說這是我們部門的事情,不歸他們管。后來,我還向稅務部門反映過這筆款項沒交稅的問題,稅務部門通知公司補繳稅款。

  界面新聞:私人賬戶轉賬是否合理?目的是什么?

  李洪元: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不下5位華為同事的離職賠償都是通過這種方式得到的,我認為這是華為一種變通的處理方法。

  界面新聞:這個賠償與你們之前協商的數字符合嗎?

  李洪元:相符。但當時答應我的年終獎沒給,所以我在11月7日那天起訴了華為,我想拿回我的年終獎,總共20余萬。對于這件事,華為向法院拿出的一份2018年1月22日的部門考評會議紀要,紀要上說我的績效不好。華為稱,這是不給我年終獎的原因。但這份會議紀要有諸多疑點。

  界面新聞:你因為年終獎這件事起訴華為,是你被抓的導火索嗎?

  李洪元:不清楚,但我在12月16號這天被抓了。

  ——《界面新聞對話華為被拘251天前員工》

  李洪元順利地拿到了離職賠償,但是一貫的謹慎使他并沒有放松警惕。他詢問過華為熱線為什么是私人賬戶匯來的,而且還主動地向稅務部門反映這筆款項沒有交稅。這就看出何某不厚道了,既然扣了稅款,干嘛不主動交呢?難道要等將來給李洪元安一個“偷稅”的罪名?

  至于“年終獎”問題,既然談妥了,還是在有說有笑的歡快氣氛下談妥的,那為什么華為后來翻臉不認賬呢?交涉八個月無果,李洪元終于在2018年11月7日起訴了華為。這怪誰呢?

三、“誣告”功夫相當了得,備份錄音力挽狂瀾

  2018年12月16日一早,我一個人在家,警察上門把我的電腦、手機收走,問及犯罪事實,他們說是“涉嫌職務侵占”。進派出所后,被告知,罪名變更為“涉嫌侵犯商業秘密”。

  2019年1月22日,我收到了逮捕證,罪名是“涉嫌敲詐勒索”。直到4月份,檢察官跟我說,公司舉報我敲詐勒索30萬。

  ——《極晝工作室和李洪元的對話》

  飛來橫禍,而且不知所云,直到2019年4月,檢察官才肯說個準話兒。不過要說李洪元在四個月里都是一頭霧水,那也不至于。畢竟,所謂“職務侵占”、“侵犯商業秘密”只能是與華為有關,況且他在2018年11月起訴了華為,根本就不用作第二者想。

  但是,罪名為什么來回換呢?因為華為舉報來回變,警方也被耍得團團轉。

  華為為了報復李洪元,先誣陷他“職務侵占”,但是華為和警方圍著李洪元的電腦、手機研究了一段時間,發現沒有什么蛛絲馬跡,于是改口“侵犯商業機密”。

  “侵犯商業機密”這個事,可大可小,可松可緊,可寬可嚴,幾乎是個“萬金油罪名”,華為覺得李洪元跑不掉了。但是圍著李洪元的電腦、手機又研究了一個月,還是沒有找到“侵犯商業機密”的痕跡。這個可惡的李洪元,真不愧是華為的屈原啊,竟然查不到黑點?

  只是在黔驢技窮之際,華為的高參才靈光一閃,想起了“私人賬戶事件”,而且咬定李洪元“敲詐勒索”。

  毒!

  為什么毒呢?因為李洪元的電腦手機早已被“繳獲”,里面的所有內容都被警方、華為所掌握,李洪元所殷切期盼的2018年1月31日“2小時12分24秒”的救命錄音很可能已經被華為知曉,你的王牌被對手打掉了。

  諸葛一生唯謹慎,洪元也一生唯謹慎。小心駛得萬年船,但是小心謹慎的程度人人都不一樣,李洪元屬于登峰造極一類的。只有少數人或早或晚知道2018年1月31日那么其樂融融的離職談判中,李洪元做了長達2個多小時的錄音!而且出乎所有人意料,李洪元竟然還有備份,當然不是在他家,而是在他的朋友的電腦里。

  “2019年4月16日,檢察官第一次來找我,我才得知華為的HR何某說我敲詐勒索30萬,這是我被抓的原因。第二天我見到我的律師,讓她轉告我的妻子去找錄音,并在4月把錄音交給了檢察機關。”

  “我妻子在我朋友的電腦上找到了這段錄音的備份,作為證據提交到了檢察院。”

  這里不得不說一句,李洪元的妻子和朋友真的相當可貴。

  他的妻子去找過律師,那些律師很不給力。于是她就蹲在深圳第二看守所門口,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最終在那里找到了合格的代理律師。

  李洪元的朋友替他悉心保管備份,保留了這個唯一可以力挽狂瀾的證據,使得李洪元免于更長久的牢獄之災。從2018年1月31日,到2019年4月中下旬,這個朋友若是稍一疏忽,把這個備份弄飛了,那可如何是好?可見謹慎的李洪元,交的朋友也是很認真的。

  既然2019年4月李洪元就交出了強有力的備份,那為什么直到2019年8月23日才被釋放呢?難道華為真的可以一手遮天?

  “其實在7月份的時候,何某就已經改口供了,他說我沒有敲詐勒索。”

  ——《極晝工作室和李洪元的對話》

  這個何某簡直就是華為內部的毒瘤,之前信誓旦旦地告李洪元“敲詐勒索”,還糾集了“三個人證一個物證”,到了2019年7月突然撤訴了,還信誓旦旦地說李洪元沒有敲詐勒索。他這不是誣告嗎?誰給他的膽子去搞的假人證、假物證啊!李洪元在牢里呆了251天,你一句“誤會”就過去了嗎?

  顯而易見,在2019年4月中下旬,李洪元的備份橫空出世扭轉乾坤后,華為仍然不甘心失敗,又花了幾個月時間去鉆研李洪元的其他問題??摄@研來鉆研去,始終沒有鉆研出一個得體的罪名,那可不氣死人了么。

  江湖險惡,多留備份。

四、輿情洶涌,換不來一杯咖啡的時間

  出獄后,李洪元直到現在還沒有再次起訴華為,不知后續還訴不訴。不過在11月27日拿到了國家賠償10萬元,這冤枉號子總算是沒有白坐??墒?,他的家庭經此變故,也受傷不小。

  11月28日,有自媒體曝光了一份《刑事賠償決定書》,將華為與李洪元的恩怨展現在了公眾面前。一時間,天下震動,許多物傷其類的工薪階層義憤填膺,紛紛發文跟帖,對李洪元表示同情和支持。

  華為則不甘示弱,展開了轟轟烈烈的刪帖工作,251大部分被404了。但是網上的怒火仍然方興未艾,對華為的質疑越來越多。

  11月30日,李洪元在華為心聲社區上發了一個帖子,名為《李洪元給任總的一封公開信》。其中寫道:“因為我相信,要堅持真實,華為才能更充實。至于講真話后,我就被誣陷敲詐勒索罪,導致無辜入獄,爺爺受到驚嚇不幸離世,孩子的心靈也蒙受陰影,我期望事后能占用您一個喝咖啡的時間,單獨談談。”

  這個華為的屈原遭遇了那么大的冤屈、鬧出了這個大的動靜,其訴求只是“占用一個喝咖啡的時間”。都已經被掃地出門了,卻還對華為公司藕斷絲連念念不忘,這種好員工打著燈籠都找不著啊,可惜華為沒福。華為的福難道是何某一類的人士嗎?

  任正非先生算不上老邁,跟李洪元爺爺相比算是年輕人了,華為迫害員工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任老板也該步伐矯健地出來說幾句公道話,起碼不該在幕后部署刪帖作戰。

  呂端大事不糊涂,正非大事犯糊涂。為什么這么說?辦企業,最重要的是用人,要盡力做到舉直錯諸枉,萬萬不可舉枉錯諸直。但是從“李洪元冤案”看來,華為相當程度上是舉枉錯諸直了,奸佞小人壓得正直員工幾乎翻不得身!若不是這個正直員工的腦子相當好使、朋友相當可靠,他就要在監獄里度過余生了。

  如果說親賢遠佞要求太高的話,那么知錯道歉不算難啊,任正非的回應竟還要集思廣益、多番改稿嗎!為什么不及時面對輿論呢?

  李洪元給任正非的公開信,第一段相當有料,特抄錄如下:

  “您好!我是前網絡能源逆變器員工——李洪元。也許你不記得我是誰了,早就忘記了兩年前在會議室門口堵您的那個胖子了。當時您讓我去找呂克總,或者陶景文總反映問題。我說了一句:如果當初范睢,是通過魏冉向秦昭襄王進言會可能嗎?您沉思了幾秒鐘,說:對的……但還是去找呂克,或者是陶景文吧。”

  李洪元開門見山,指出任正非并不是蒙在鼓里,而是不愿面對問題,碰到問題只想繞道而行或者踢皮球。而且皮球還踢得相當差勁,是要舉報人去向被舉報人反映被舉報人的問題。這豈不是糊涂嗎!

  “拿到國家賠償后,我挺開心的,就把這份決定書發到了華為離職員工維權群里,期望有人能幫忙發到華為心聲內網,以恢復名譽。結果不知道是誰發到外面去了,我自己也非常著急。”

  ——《界面新聞對話華為被拘251天前員工》

  這個屈原還盼著華為給他“恢復名譽”,卻不知給他恢復了名譽,華為領導們的臉往哪里擱?不過最引人注目的是有一個“華為離職員工維權群”存在,這才是打臉任正非最狠的地方。

  華為這么好的企業,中國能有幾個?網上輿論沸騰,我想多數也是恨鐵不成鋼、恨華為不辨忠奸之類。然而,大好華為,歸根到底還是任老板的私人企業,任老板不喜歡屈原,旁人有什么辦法?

  當主流媒體給華為貼上五光十色的光鮮靚麗的標簽,甚至還把華為打造成“民族主義”領頭羊的時候,我們要摸摸自己的前胸,問一問自己“李洪元事件”和“華為離職員工維權群”是誰造成的!

  李洪元大概是《大秦帝國》看多了,除了舉報歪風,他還心血來潮要在華為變法??上?,知音少、弦斷有誰聽?他之前不會想到自己的悲壯程度,只是在最近寫公開信的時候吹了一把牛:

  “范睢當年如果通過魏冉給秦昭襄王提改革建議,自然是身首異處。當然就是我如今這個下場,公司還能繼續出范雎嗎?如果我這個事情發生在那個時代,我想我一定會是身首異處的……”

  他沒有身首異處,但他是靠自己神奇的自救,才轉危為安的。當然,他的愿望“公司繼續出范雎”根本無法實現,因為第一個范雎的遭遇實在令人心寒齒冷。

  不信,讓任老板喊一聲“赳赳華為,共赴國難”,看一看華為的員工能不能涌現出商鞅、張儀、范雎氣質的變革者,引領華為突出重圍……

  如果任老板不好意思道歉,那就先解決“華為離職員工維權群”的權益問題吧。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菜场卖水果赚钱吗 黑龙江22选五开奖 河南河南11选5出号走势图 江西快三走势图一定 河南快三哪里有 北京pk拾玩法技巧 炒股配资 浙江体彩6 1开奖号码 排列三组选中奖多少钱 山东体彩11选5手机版 体彩6十1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