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我是包麗的朋友,真相遠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2019-12-14 11:11:52  來源: 凱旋十二   作者:包麗的朋友
點擊:    評論: (查看)

  “凱旋十二”公眾號的澄清:以包麗的朋友名義發布推送的公眾號不是營銷號,是包麗高中朋友所在班級的公眾號。為了避免泄露高中同學的隱私,故在發布之前刪去了過去所有推文。不是營銷號,大家也不需要關注公眾號。

  今天上午,南方周末的一篇《“不寒而栗”的愛情:北大自殺女生的聊天記錄》引爆朋友圈和微博。然而,這篇報導卻不是事實的全部真相。在補充相關事實之前,我們作為包麗的好朋友,作出以下說明。

  第一,該報道為了奪人眼球有不實和不全面之處,其中僅僅放了兩張圖片,有誤導讀者之嫌,更不用說對當事人信息不打碼的行為極大地侵犯了當事人隱私權;

  第二,記者甚至在文章中傳播了一種冷門的自殺方式。已經有一個女孩子受害了,我們不希望其他人也通過這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第三,牟林翰對包麗的精神虐待和PUA手段遠比報道中呈現的過分,而南周卻把模糊重點,將焦點轉移到兩人扭曲的關系上,導致很多讀者先入為主地認為,這不過是字母圈的獵奇事件罷了。

  這件事情的重點,并不是獵奇的字眼、也不是扭曲的關系本身,而是男生對女生進行的精神控制和精神暴力。更值得思考的是——到底是誰、通過什么手段,把女生眼中“一切都太合適”的關系變得如此扭曲以至于讓女生覺得提到愛情就不寒而栗;而進行這一切精神控制的目的,又到底是什么;又是怎樣的折磨讓本來擁有健康人生觀、戀愛觀的女生陷入扭曲中無法自拔,一步步走向深淵。

  近來很多人都勇敢地在公眾面前公布自己被暴力對待的經歷,拯救自己也警醒他人。

  我的好朋友,你也是一個勇敢又善良的女孩啊。

  但是,你卻再也沒有機會親口說出你的不幸了。

  勇者可敬,但沉默者并非不勇敢,他們只是被施虐者剪斷了翅膀。最可悲的不是被傷害而怯于對人言,而是他們深陷被精神控制的泥潭而不自知,甚至自知處于一段不正常的關系中也無力掙脫,放棄掙脫。正如很多網友都在問,“發現男朋友是這樣的人,為什么不直接分手?”“為什么不把這件事告訴家人朋友?”“北大法學院就這思維?這學是白上了!”“不就是談個戀愛而已嘛,至于么?”

  是啊,至于么?得知包麗出事以后,我們也曾千千萬萬遍地在心里問過這個傻姑娘,卻沒有回答。但這一切,在看了包麗和牟林翰的微信聊天記錄后,我們得到了答案。

  聊天記錄顯示,從2018年起,直至2019年10月9日包麗自殺,在此期間,牟林翰持續不斷對包麗進行精神暴力(由于缺少直接證據,無法確定是否同時存在肉體暴力),包麗對此不堪其擾。

  一開始,對于牟林翰扭曲的價值觀,包麗還能明確地提出反駁。

  經過長時間的精神暴力(包括謾罵、侮辱、詆毀等),她內心痛苦又害怕,卻已經喪失了反駁的能力。種種跡象指出,包麗已經被牟林翰洗腦,接受了牟林翰對她灌輸的“這一切都是她的錯”的觀點。

  包麗對朋友講述對牟的害怕和絕望,右為包麗

  在牟的不斷洗腦下,包麗表現出自我否定的念頭

  經過我們對整件事情的觀察,我們發現,牟林翰與包麗之間的相處模式并不僅僅是南周文章中所謂的“不尋常的戀愛樣本”。其中多處細節更是讓人不禁聯想起臭名昭著的PUA:

  1.用各種借口貶低、侮辱包麗,并不斷重復,制造雙方的不平等地位

  牟林翰多次表達希望女生是處女,并將包麗貶低為“不干凈的人”,通過翻看包麗與朋友的聊天,挖掘她的過去,并以此羞辱她。這并不是簡單的處女情結,而是牟林翰找到的用來侮辱、貶低包麗人格的借口。

  牟的處女情結與占有欲

  有一次,牟林翰甚至因為得知包麗曾去過第二任男友的宿舍,由此開始了新一輪的謾罵和侮辱。可見牟林翰口中所謂的處女情結不過是欲加之罪,讓包麗覺得自己虧欠了他。

  牟翻看聊天記錄質問包麗

  牟質問包麗前任經歷

  牟林翰除了在精神上日日夜夜洗腦包麗讓她承認自己低人一等,還要求包麗在他面前要做一個卑微的人,要做“牟林翰的狗”。牟林翰曾要求包麗扇自己耳光、下跪向他認錯,以表明自己真心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這一切都是牟林翰要包麗全部生命全身心地臣服于他,而不是什么字母圈的玩法。

  2.認為包麗必須用極端的方式證明對他的愛

  在讓包麗產生對他的虧欠感之后,牟林翰提出,要包麗為他墮胎、絕育,留下輸卵管給他,來證明離開他之后“不會再找別人了”,甚至說要包麗用極端的割腕、吃藥等方式證明對他的愛。

  牟要求包麗為其懷孕打胎絕育以證明對自己的愛

  3.控制包麗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社交、錢財甚至日常行蹤

  下圖為包麗和朋友的聊天截圖,右為包麗,左為包麗的朋友。

  4.用包括裸照在內的威脅,迫使包麗不與其分手

  牟林翰曾表示要拍下包麗的裸照和性愛視頻,如果她包麗離開他他就發到網上。

  包麗也曾多次提出分手,但是牟林翰以死相威脅,要求包麗回到他身邊。今年7月14日,包麗提出分手,牟不斷騷擾,并以死相逼。8月8日,包麗再次提出分手,并返回家中,但牟再次以死相逼,讓包麗回京。

  8月8日牟以服用安眠藥相逼

  8月9日牟因過量服用安眠藥自行前往醫院治理

  后來包麗對朋友說:已經分不動了。

  5.每天都用微信高密度信息轟炸包麗,日復一日無時無刻地從人格、自尊上攻擊包麗。

  甚至連大年三十也不放過。

  試問,有誰能經受得住如上圖所示的持續謾罵和羞辱?有誰能夠凌晨看到滿屏的精神暴力話語依然面無懼色?

  而以上截圖,僅僅是冰山一角。

  南方周末的文章以及我們上述所整理的一切,都不是牟林翰對包麗惡行的全部。除長期精神暴力和精神虐待之外,我們還得知了更多讓我們無比心痛的事實:

  1.事發后沒有及時救助

  ①包麗服藥后,牟林翰趕到現場時,對北大老師說包麗“沒事了,在睡覺”。

  ②包麗媽媽從事發當天的錄像中看到,在醫院門口下出租車時,包麗已經喪失獨立行走能力,此時牟林翰采取拖拽的方式,將包麗拖進醫院,自始至終沒有抱起或者背起包麗。包麗媽媽說,看到女兒被人這樣對待,“心都碎了”。

  2. 冷漠的態度,對包麗母親進行二次傷害

  ①包麗媽媽與牟林翰在醫院碰面,牟林翰不僅沒有寬慰包麗媽媽,還在有老師在場的情況下,抓住包麗媽媽的肩膀大力搖晃,大聲稱“你的女兒是個騙子”“你的女兒不自愛”“我就是傳統的山東男人”。

  ②牟林翰已經一個半月沒有來醫院看望過他口中“一輩子最愛”的女孩了。

  3. 事發后仍試圖掩蓋真相,滿口謊言

  ①如第一條第一點所述,包麗服藥后牟林翰騙北大老師說“沒事了,她在睡覺”。

  ②包麗服藥自殺后,我們發覺她很久沒有和我們聯系,發微信不回,也沒有她的消息,于是轉而詢問牟林翰。牟則表示“包麗最近有點不舒服,她媽媽在陪她”,其事不關己的態度令人發指。也正因如此,朋友們都以為包麗有母親陪著,也就放下了心。而事實卻是,包麗的媽媽在北京守著醒不過來的女兒,整個月在異鄉孤立無援,導致事情遲遲得不到處理和解決。

  南方周末報道發出后,牟林翰作出了回應,聲稱警方已經結案。對此我們想說:警方仍在調查處理中,沒有結案。而我們也在積極尋求法律的幫助,公道自在人心,在牟林翰得到應有的懲罰之前,這件事永遠都不會結案。

  關于向警方報案的事實補充:事發后,包麗媽媽第一次到警局報案是想請警察協助,弄清事發當天包麗意圖服藥輕生的經過。當時,包麗媽媽甚至也受牟林翰蒙騙,不知道事情背后的真相。警察也認為是普通的自殺,認為其他可能性的證據不足。后來包麗媽媽從警察手中拿回手機,才知道事情并不簡單,于是整理補充證據再次報案。此案正由警方處理中,并不是牟林翰口中所說的“已結案”。

  作為朋友,我們補充這些真相,不是“讓病床上的女孩受到二次傷害”,而是為了進一步澄清事實,更全面地展現整個事件,反駁“最該負責的是女生”的觀點,揭開牟的真面目。我們補充這些真相,是為了弄清一個開朗樂觀,充滿生命力的女孩為什么會被傷害到作出結束生命的選擇,她沒有機會說出來的話,我們來幫她說;她沒有時間澄清的所謂“懦弱”,我們來告訴這個世界她曾經有多堅定美好。我們補充這些真相,更是為了更多人能夠認清在親密關系中一方對另一方的精神控制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及時說不,及時尋求幫助,不再出現新的受害者。

  我們深知,此種精神虐待行為很難受到法律制裁,但包麗的家人朋友仍在持續尋求法律幫助。我們還向北大校團委提交了舉報信,但目前學校也沒有公開或向包麗家人轉達對牟的相關處理。作為包麗的朋友,我們希望北大校方能夠作出相應處理,為了懲罰作惡者,也為了告慰逝去的友人。

  得知這件事的那一瞬間,我們便知此程道阻且長,但我們仍決定用我們最大的心力守護包麗的最后一程。因為,我們深知,我們都曾有機會將這些心力都用來愛她一生。雖然個人的力量渺小,我們仍希望惡人得到應有的懲罰,希望社會、學校以及相關各方都能對此類事件給予更多關注,讓更多瑟縮在陰暗里的哭聲能有一個光明的去處。

  附:給校團委的一封舉報信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菜场卖水果赚钱吗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捕鱼王app官网 最近涨幅大的股票 刮刮乐50元面值图片 号码的码可以组什么词 浙江的麻将 今天股票下跌的原因 韩国快乐8计划 极速赛车怎么选数字呢 捕鱼欢乐炸至尊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