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投稿區

教育,必須堅持毛主席的革命路線——從北大的墮落面談起 (寫給毛主席126周年誕辰)

2019-12-25 10:25:33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劉伯行
點擊:    評論: (查看)

  北大的正面無疑是光明偉大的,北大有著光榮燦爛的歷史。

  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特別是在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指引下,北大為中國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的社會主義建設都做出了偉大的貢獻,是全國人民心目中的最高學府。

  當然,在北大一直存在著消極面。這種消極面在國民黨黑暗統治時期惡化為墮落。當時的教師學生中的一些人,成為蔣介石反動派的鷹犬。對此,魯迅先生嘆道:北大墮落至此,殊可嘆息。并說五四失精神,時代在前進。(魯迅全集第三卷158頁《我觀北大》)對北大的墮落面進行了嚴厲的批評。

  新中國誕生以后的三十年,在毛主席黨中央親切關懷下,北大獲得新生,停止了墮落,成為堅強的社會主義文化陣地。當然,依然有消極的一面。因為,在復雜尖銳劇烈的階級斗爭大潮中,北大不可能是一汪純凈水。蔣介石反動派的殘渣余孽,帝國主義的走狗,新生資產階級分子等都擠進北大,從而制造了一些消極因素。在毛主席革命路線指引下,這種消極面逐漸萎縮。北大的正能量仍光彩照人。可是,近四十年來,消極面迅速膨脹惡化很快蛻化為新的嚴重的墮落。

  北大的X校長,居然干起了兜售轉基因的勾當。向中國傾瀉轉基因是美國等西方國家滅華稱霸的重要戰略部署,作為一名中國名牌大學的校長居然成為美國的應生蟲,這難道不是一種極嚴重的墮落嗎?

  賀衛方是北大的教授,以辱毛、反共出名。遭到多方的批判和指責。但校方對此視而不見。就這樣一個反動透頂的家伙,居然戴著共產黨員的桂冠,天天在書刊、講壇誤導他人。這樣的墮落怎不讓人觸目驚心!

  馮仁杰也是北大的教授。他肆意性侵女學生,師德徹底淪喪。北大難道只有一個馮仁杰嗎?

  現在在北大有兩名“優秀”的學生,一個叫牟林翰,一個叫包麗(化名),一個校學生會副主席并帶有各種榮譽稱號的桂冠,一個是學生會的文藝部長。他們不思進步,不思學習,追逐虛榮和感官刺激。林居然無恥的玩弄包,包不知覺醒居然為此輕生。這種學校的生活不是典型的墮落嗎?

  當然,這樣的校長,這樣的教員,這樣的學生不只是北大有,有的可能比北大還嚴重。所以這種墮落是整個教育界的墮落。

  至于銅臭味,假學術所表現的墮落更是觸目驚心。

  更為嚴重的是,這種墮落正在瘋狂的擴張。

  任其下去北大還有前途嗎?教育還有前途嗎 黨國家民族還有前途嗎?

  百年大計,人才是關鍵,教育是基石。

  帝國主義一直把教育作為顛覆我們國家的橋頭堡。我國教育墮落面的形成和擴張正是帝國主義政策的結果。

  毛主席和我們黨及其重視教育事業。

  毛主席發動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將教育大權從資產階級手中奪回來,鞏固發展我國的社會主義教育事業。

  毛主席指出思想和政治上的路線正確與否是決定一切的。路線是個綱,綱舉目張。

  四十年來,北大及整個國家教育系統的損失墮落,根本原因是主持教育大權的人偏離和否定毛主席的無產階級教育路線。他們所遵循的是以貓論為指導的修正主義路線。

  馬克思指出,一切社會的統治思想都是統治階級的思想。這就告訴我們無產階級必須占領包括教育在內的一切思想文化領域。

  所以毛主席教導我們,教育必須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教育必須同生產勞動相結合。我們的教育方針應該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體育幾個方面都得到發展,成為有社會主義覺悟有文化的勞動者。紅與專,政治與業務的關系是兩個對立物的統一。一定要批判不問政治的傾向,一定要反對空口政治家,另一方面要反對失去方向的實際家。

  毛主席還教導我們,學生也是這樣以學為主,兼學別樣,即不但要學文,也要學工農軍,也要批判資產階級。學制要縮短,教育要革命,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統治我們學校的現象再也不能下去了。階級斗爭是你們的一門主課,階級斗爭都不知道怎么能算大學畢業?不要把分數看重了,要把精力集中在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上,不要總是跟著教員后面跑,自己沒有主動性。

  毛主席這一系列教導形成一個完整的理論體系,那就是毛澤東思想無產階級教育革命理論體系。它是毛主席關于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理論體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這個理論體系解決了無產階級的社會主義教育的性質,方向、策略等一系列重大問題,是中國及一切社會主義國家發展教育事業的總綱,總路線。是一切社會主義教育事業興旺發的根本保證。

  它告訴我們無產階級的教育事業是無產階級整個革命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必須為無產階級的政治服務,必須為革命事業培養又紅又專的各種人才,必須為社會主義服務,為人民服務。必須同生產勞動相結合,堅持唯物辯證法,抓住教育規律,生動活潑主動的去教去學去研究。

  說到底,任何階級的教育都是為本階級的整體利益服務的。

  有人說,一些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辦教育從來不提階級斗爭,例如英國美國等。

  這種說法是片面的,不提不等于不抓。美國吸收世界各國的青年到它那學習,一是傳播美國的價值觀,二是篩選尖端人才為己所用,三是增加資本的積累,一二兩點是根本的。許多中華兒女到美國接受教育,經過美國的洗腦成為美國的代言人。還有許多人樂不思蜀,一去不復返。如果有頂尖人才,不為美國服務就是死路一條。今年一名很有希望獲得諾貝爾獎的中國留學生,想回國,不明不白的死在美國。一名中國的民營企業家只不過在哈佛念了幾天書,一下就捐給它十個億,對其貧困的家鄉父老則一分錢舍不得花。

  這一切難道不是階級斗爭嗎?

  新中國成立以后,在毛主席親自領導下,我們黨和國家以毛主席無產階級的革命教育理論為指導,堅持毛主席的社會主義教育路線。在短短的三十年的時間內取得了極其偉大的成就。

  我們改造了舊中國的教育系統,建立了嶄新的社會主義教育體系。

  我們改造了舊社會留下來的教師隊伍,使其成為新中國受人尊重的人民教師。我們創建了眾多的教育設施和機構,使社會主義教育事業空前興盛。我們培養了一批有一批又紅又專的社會主義新人,推動我國的社會主義事業發展。

  當然,在新中國的教育系統中也存在尖銳復雜激烈的階級斗爭,斗爭的焦點在于爭奪教育陣地,爭奪青年學生。

  在毛主席革命路線指引下粉碎了帝國主義及其代理人在教育領域的復辟圖謀,保證了我國社會主義教育的健康發展。

  實踐證明,堅持毛主席的革命路線,我國的社會主義教育就勝利就發展,否則就遭受挫折,就倒退,就成為資本主義復辟的前沿陣地。

  可是,四十年來,有的人以反“左”為由,對毛主席的社會主義教育理論,無產階級革命教育路線橫加指責,肆意進行干擾,歪曲,破壞。他們同時推行了一條超階級的,反社會主義的修正主義的反革命教育路線。把我國的教育事業引入歧途。

  他們說,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在這里,他們不提黨的領導,不提階級斗爭,不提無產階級專政,不提社會主義。不講政治思想,不講政治立場,不講政治方向。

  我國的社會主義教育,當然要培養造就社會主義現代化所需要,適應世界進步和發展,為我國和世界的未來儲備各類又紅又專的優秀人才。問題是,怎樣才能培養和造就這樣的人才。

  空想社會主義者也想消滅剝削和壓迫。但是,怎樣才能實現呢?他們回答不上來。所以,只是空想。馬克思主義科學的回答了這個問題。那就是進行階級斗爭,堅持無產階級專政。這樣,社會主義理論就由空想變成了科學。

  在馬克思主義產生以前講空想社會主義有一定的積極意義。它能幫助人們揭露資本主義罪惡。可是,馬克思主義產生后再堅持空想社會主義,必然反對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的斗爭,反對無產階級專政,實際上是保護資本主義,是反馬克思主義的。我們稱之為修正主義。所以,承認不承認無產階級專政就是馬克思主義同修正主義的分水嶺。

  同樣,不堅持黨的領導,不抓階級斗爭,不堅持無產階級專政,也是培養不出又紅又專的社會主義人才的。

  如果象三個面向那樣,不提黨的領導,不提階級斗爭,不提無產階級專政,不提教育過程,更不提教育的目標,只講空洞,抽象的教育方向,根本培養不出又紅又專的社會主義人才。

  因為,教育這個陣地不會是個真空。在我國,無產階級不去占領,資產階級就去占領。黨和國家不提,帝國主義及其代理人,新生的資產階級分子就要提。他們會利用所篡取的權力和便利,在教學方向,目標,道路上兜售資產階級的,腐朽的價值觀,生活方式,把學生變成資本主義復辟的應聲蟲。

  南方有一個唯帝國主義,資本主義復辟勢力利益是從的講語文的教授。他以不懂歷史,爛講歷史出名。他多次竄到北方在北大等大學瘋狂兜售腐朽的資產階級價值觀。他極力宣揚“我的權利我作主”。把人的權利看成脫離法律,道德,制度規章的規范,純個人的事情。鼓吹極端個人主義,無政府主義,煽動學生不顧一切的追逐虛榮心和物質丶感官刺激。把學生導向墮途。有一個大學的女生,按照他所教唆的句式,競打出我的yD我作主的標牌。不知天下有羞恥二字。

  北大的賀衛方,馮仁杰之流會怎樣去教學生還不清嗎?

  學生好象一片潔錦,讓這些教師潑上臟墨,連作塊抹布的資格都沒有。清洗這些穢物,又談何容易。

  由此可知,三個面向的要害是反對黨對教育的領導,反對無產階級政治對教育的統帥,把我國的教育陣地拱手讓給資本主義復辟勢力,以策應帝國主義的犯華圖謀。

  滅其國,必政其心。攻心,教育是要沖。帝國主義精通此道。它們要挾我國在教育上無限開放,險惡用心于此。

  三個面向正是內應帝國主義圖謀的。它讓資本主義復辟勢力在教育沒有任何設防的條件下長驅直入。由此,教育陳地紛紛陷落,成為資本主義復辟的重災區,帝國主義的文化據點。

  首先是教育大權的淪落。權力是最有力的政治控制力量。近四十年來,帝國主義利用種種陰謀詭計纂奪我國的教育大權。它們或親自出馬,或將自己的代理人,或推助各種能為己效力的其他資產階級知識分子鉆到我國涉及教育的權力糸統中去,在黨,政,學中握有重權,進行全面的奴化教育。資產階級統治我們學校的現象己很普遍。

  其次,教師隊伍塌方式的墮落。教師是教育的主導力量,決定教育的成敗。腐蝕教師隊伍是帝國主義破壞我國社會主義教育事業的主要手段。它們用資本主義價值觀的引導,糜爛生活方式和名利引誘,甚至謊言欺騙和強力逼迫,令眾多的教師就范。在我國的教師隊伍中,有相當一批人一成為帝國主義們鷹犬。北大的x校長,賀衛方,馮仁杰。南方那個爛講歷史的的教授,都是帝國主義的別動隊。怪不得群眾稱他們為磚家,叫獸。

  教育的全過程,最終都表現在學生身上。這樣的校長,這樣的教員能培養什么樣的學生就可想而知了。象牟林瀚,包麗那樣的學生何止北大有!

  北大及整個教育的墮落及其擴張,其根由皆為三個面向的誤導。

  照此下去,整個北大,整個教育領城就會全面陷落。教育陷落是國家陷落的前奏。

  中華民族潛伏著重大精神危機!

  中華民族再次面臨嚴重考驗。

  抓好教育是擺脫危機,經受考驗的關鍵一環。

  全黨全國動員起來,在黨中央的領導下,挽救教育,保衛國家。

  不重視教育的民族,不會有豐富的智慧和強大的力量。

  不重視教育的國家,沒有前途和未來。

  不抓教育的黨政領,是最大的失職。

  清除三個面向,挽救教育,挽救教師,挽救學生是當務之急。

  當然,四十年來,一大批無產階級革命家,一大批又紅又專的無產階級革命教師,特別是農村的教職員工,大多數一心向上的學生,同三個面向作了堅決的斗爭,堅持捍衛了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教育路線,保衛了我國社會主義教育陣,保證了我國的社會主義教育艱難前行。

  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果斷校正包括教育在內的整個黨和國家前進的方向,使包括教育在內的整個黨和國家回歸正確的軌道。

  我國的教育事業開始迎接社會主義新春天。

  習近平同志指出,教育興,則國家興。教育強,則國家強。

  他還強調,要旗幟鮮明地加強思想政治教育,品德教育,加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教育。

  習近平同志的這些論斷是對毛主席的教育理論和路線的堅守,是對三個面向的批判。這就告訴我們,在新的時期,挽救教育,挽救北大,挽救牟林翰等,必須堅持和捍衛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教育路線,跟著毛主席辦教育。

  我們在校正了教育的社會主義方向,堅守了社會主義教育的性質,確定了社會主義教育的目標,使之回歸毛主席的革命路線后,還必須在具體工作上按照毛主席的教導,把我國社會主義教育陣地建成燦爛奪目的大花園。

  毛主席指出,一個軍事學校最重要的問題,選擇校長和教師,制定教育方針。(《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辦教育也要看干部。一個學校辦的好不好,要看學校的校長黨委怎樣,他們的政治水平來決定。(1965年同肯尼亞教育代表團的談話)

  北大,其他學校出現了墮落面,主要原因是領導班子政治水平低下。甚至出現叛逆。

  一個不知道,不愿意堅持無產階級專政,不愿意為社會主義服務,甚至甘愿為帝國主義奴才的人怎能辦好社會主義的大學?

  我們必須按照毛主席的要求,選擇無產階級的革命家,教育家從事教育的領導工作。

  北大要想停止墮落,實現毛主席關于新北大的要求,必須在領導層實現徹底更新。

  教改的問題,主要是敎員的問題。(毛主席1965年同毛遠新談話)建立龐大的又紅又專的教師隊伍是扭轉墮落,挽救教育的關鍵。還能容忍北大的賀衛方,馮仁杰之流繼續毒害學生嗎?

  學校一切工作都是為了轉變學生的思想,政治教育是中心一環。(毛主席中共中央關于整理抗大的指示)

  任何階級辦教育都是把本階級的價值觀灌輸給教育對象放在弟一位。對學生的政治立場,價值觀念,采取自由放任的態度是三個面向的要害。貽害無窮。我們要接受這個教訓,強化對學生的馬列毛主義的教育,幫助他們樹立堅定的共產主義理想,全心全意地為人民服務。

  方向和目標解決了就會激發高昂的學習熱忱,優秀人才自然會大量涌現。

  毛主席經常教導我們,青年應該把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放在第一位。設有正確的的政治觀點,就等于沒有靈魂。

  政治,就是對整個社會關系的調整和管理。實質是階級對階級的斗爭,核心是奪取政權,鞏固政權,發展政權。政治方向,就是站隱本階級的立場,維護本階級整體的,根本的利益,為本階級的整體利益而奮斗。

  對于社會主義中國的青年來說,正確的政治方向,就是堅持馬列毛主義的指導,樹立共產主義的遠大理想,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這就是我們所說的紅。專,則是對業務的精通。

  北大墮落的一個重要表現,就是學生政治方向的迷失。

  在那里,許多學生不知道馬列毛主義,沒有遠大的共產主義理想,更沒有為人民服務的自覺意識。他們信奉的是極端個人利己主義,追逐的是虛榮心的滿足和感官的刺激。

  墮落學生牟林翰是這樣,包麗也是這樣。

  牟林翰利用各種手段,獲得各種榮譽和便利(學生會副主席的位置)。他并不將此視為同學對他的信任,也不將此視為改造自己的思想,培養自己的有利條件,更不認為這是為同學為學校服務的機會,而是將其當做自己虛榮心的獲得和獵艷的手段。于是他成功的玩弄了同是學生會干部(文藝部長)的包麗。并對其身體和名譽進行了無恥的摧殘,成為北大學子的敗類。

  包麗雖然是一名受害者,但這種被侵害主要是有其自身政治方向迷失所致。同樣,她沒有正確的政治觀點和科學的追求方向。她追逐的仍然是虛榮和刺激。她錯誤的把這種追求作為人生的第一要務。竟然不理會父母學校國家對其的期望和要求。當這種墮落的荒唐的追求不能得到滿足,追求不到時她選擇了輕生,這是一種極不負責人的態度。這是她個人的悲劇,也是家長學校國家的悲劇。人們同情她是常理。但,她這種為了個人的利益不顧他人的感受,極端的利己主義不需要進行批評嗎?

  牟包悲劇的出現有著內在的原因。根本原因是貓論對國家的誤導,三個面向對教育的誤導,北大領導層對師生的誤導,教員對學生的誤導。

  北大有著光榮的傳統,有眾多優秀的英雄人物,學校當局和教師為什么不用這些正面典型來教育學生?作為學生會的主要干部如此,那么其他學生又如何?當然,大多數學生并非如牟包。但這也說明校方在判定學生優劣標準時是有問題的。這也證明了北大之前的教育路線是有問題的。

  作為無產階級革命戰士如何處理好自己的感情問題,安臥在北大的革命前輩高君宇同他的戀人石評梅兩人堅貞純潔的感情就是一個重要的例子。北大的相關部門為什么不用這種無產階級的先進典型來引導師生處理好感情問題?

  牟包的悲劇產生當事人當然要負責。牟除了要受到道德的譴責外還應受到法律的追究,起碼要承擔民事賠償責任。校方的教師也難逃其責,當然根子還在貓論和三個面向。

  那個不懂歷史、爛講歷史在北大散布“我的權利我做主”的極端個人主義的教授亦應受到嚴厲譴責。

  2019年12月23日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菜场卖水果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