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劉同塵:莫言的《回應》“好”

2019-11-01 15:34:32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劉同塵
點擊:    評論: (查看)

  ——評《莫言對〈生死疲勞〉批評的回應》之十

  《莫言對〈生死疲勞〉批評的回應》“好”。好就好在,莫言他告訴我們:他寫《生死疲勞》的意圖、手法和他的政治勇氣、歷史觀。

  在沒看到他的《回應》之前,人們都被六度輪回所迷惑,他的吹捧者也是對六度輪回振振有詞。

  莫言發現不論贊揚者還是批評者,都沒有看懂他寫《生死疲勞》的“重點”意圖和“最有價值的地方”,所以在《回應》中亮出了底牌:“洪泰岳們的堅守和犧牲,現在看起來是沒有什么價值的。他雖然那樣悲壯而滑稽地死了,但他保持了人的尊嚴,因為他也堅守了自己的信仰并為之獻身。這就像雖然共產主義在蘇聯和東歐失敗,但那些早期的真正的共產黨人的理想和奮斗,依然有許多令我感到肅然起敬的東西。我認為我發現了歷史當中一個有價值的個性和一個沒有價值的個性,這個沒有價值是社會歷史意義上的,不是文學意義上的。從文學意義上看,洪泰岳也許比藍臉更有價值。至于六道輪回,其實是一個時間問題,是這部小說的時空結構。這些是我要表現的重點,或者說是我自認為《生死疲勞》這部小說最有價值的地方。”

  莫言寫《生死疲勞》的“重點”意圖,“最有價值的地方”是:堅持共產主義信仰“是沒有什么價值的”!

  “六道輪回,其實是一個時間問題,是這部小說的時空結構”——這是莫言寫《生死疲勞》的手法,用驢嘴、豬嘴、狗嘴……攻擊、誹謗、否定中華人民共和國1950——2000年50年的歷史。

  鼓噪渲染藍臉是“有價值的個性”,是鼓吹土地私有制,妄想恢復土地私有制。

  莫言寫《生死疲勞》的意圖、手法,展現了他的反動的政治勇氣和歷史觀。

  《莫言對〈生死疲勞〉批評的回應》“好”。好就好在,它告訴我們:

  中國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是反動的作家!

  中國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文學,是反動的文學!

  2019年10月7日星期一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菜场卖水果赚钱吗